农场日记2016 - 现代诗歌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农场日记2016

安静的知了的空间 作者:安静的知了 [ 我的文集 ]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7-04-01 10:24:48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清晨的农场

 

天还未亮,远处的鸡鸣将我唤醒

那声音神秘,幽远

仿佛来自遥远的异端

农场很安静

我听见,有风声,有虫鸣

还有树林里幽咽的低语

那只蝴蝶,又开始飞舞

农场很安静

我听见,农场里

哈密瓜,火龙果,百香果,

在生长

锄头,撮箕,喷雾器

紧靠着墙壁

散落在矮屋边的砖头

一半,已埋进了泥里

桉树皮,囤积在农场

腐烂的味道酝酿着生长的力量

大棚里,农人已发起了开垦的声音

不要问那只蝴蝶的去向

让我在异乡的梦中

与万物一起,生长

 

2016/2/28

 

意象

 

 

凌晨五点半

天还未亮

厨房里,叮叮梆梆的声音

房间里,传来了早餐的味道

外面下起了雨

敲打着工厂低矮的大棚

工人们已经在洗漱

迎着微微的曙光

他们不言不语

紧张的抓住每一分钟

 

 

躺在床上的诗人

正沉浸在一个国度

等待着意象的降临

昨夜那只稀稀碎碎的老鼠

床头的那只大行李箱

一定还在某个地方

而雨的意志

正在宇宙的某个地方

与诗人的国度相逢

 

 

而关于那个国度

关于某种人性的东西

权利,欲望

谎言,阿谀奉承

冰冷的雨

强权的意志

虚伪的表面

我掀开了被子,伸出麻木的手

打开床头的电灯

生活的那道白光

刺痛了我双眼

还是让我在这意象里停留片刻

人生已过太多时间

不必在意这一时半刻

 

 

那只狗又在屋外狂吠

对着工棚外漆黑的天空

外面的细微响动

总能刺激到着它那敏感的耳朵

哦,收起你那敏感的东西吧

安静下来,倾听静谧的深处

伸出双手,你便可抚摸到

整个宇宙的秘密

 

2016/3/4

 

 

一段路

当我从那段充满灰尘的大道

转向了那条幽静的小路
我的心灵突然就回归到了宁静
那些被尘埃和喧嚣声掩盖住的东西再次出现,

高高的桉树,仿若一个个高傲的卫士
在守卫着森林里的王国
虫子在路边唧唧啾啾的鸣叫
鸟儿也在远处闹得欢愉
安静的空气中带着湿漉漉的气息
那些沾满夜露的精灵,还在丛林深处游荡
那条草丛密布的小道,更是不知通往何处
而那密林深处的小屋,顿时让我觉得神秘又恐怖
伫立在路口,一瞬间
我仿佛又找回了童年的快乐

 

2016/3/17

 

4   农场的小屋

 

你一定会很惊讶

我为何总会迷恋那座水塘边荒弃的小屋

为何总是会独自一人在小屋中停留,徘徊

那里没有辉煌的装潢,没有耀眼的灯光

只有陈旧,破烂与遗忘

床板已沾满了灰尘

竹睡椅也已经破烂

悬挂在屋里烟壶,微微的摇晃

而那张日历,摆放在桌台

日子被定格在了201526

那一日,大事不宜

1955年生人,防失盗而破财

1967年生人,有官职迁升之喜

每当我散步在农场

我总会驻足在这个地方

思索,凝望

内心浮躁不安的思绪

总会停止了挣乱

哦,朋友

请不要说我夸张

因为,我要说

这里是与天宇最为接近的地方

在这里,天宇下的规则

时间在岁月缝隙里流走的动静

都安静的在我脑海中演绎,发生

我仿佛能抓到凌驾于任何时代的灵感

唉,我终归还是要回到现实里

车流轰隆声刺破了空气

勾心斗角淹没了内心的安宁

只有当我散步在这农场

当我看到隐匿草间小屋的时候

我的心

才能触碰到自己的灵魂

才能看得见那永恒之光

 

2016/3/18

 

一条鱼

       --至小鱼

 

你不是一条普通的鱼

或许你来自遥远的海里

聪明,灵泛

生活中有你,从不缺乏幽趣

你一定来自快乐的水里

然而,我在这首诗里开始提及你

就已经破坏了原来的美意

傍晚,我和你在农场的黄昏里

悠闲的散步,当我

听到树林里小鸟纯粹的欢叫

我突然想到,你快乐的源地

一定和那群精灵来自同一个地域

一如不可用语言提及

 

2016/3/28

 

 

 

6   与你的时光

    ——至小柚

 

我牵着你的手

在隐秘的山林里行走

沿途是树木,草地

还有废弃的小屋

终点,便是一偶菜地

你说,你们在这里种菜

收获,自给自足

生活清淡,内心却很充实

天气有些寒冷

树木有些萧瑟,凄凉

而与你我一起开放的

是一路的兰花,还有

满院子的茶花

推开那张古色的铁门

隐藏在四合院中的故事

将你我引向了神秘的花园

夜晚,当我抱着你的时候

我听到了外面的风声

而在枕着你的头,抚摸着你脸庞的时候

我却想起了悬挂山上寺庙前的经幡

想起了木鱼前的传经颂唱

当微微的晨曦在寂静中升起

鸟儿在院子里开始了的清唱

昨夜的梦境还未散去

小小的四合院里

已不知何时

落下了满地的祈祷

 

2016/4/4

 

 

7   内心的鬼

 

它在黑暗中窸窸窣窣,发出轻微的声响

然而,这声音却足以让我失眠

凌晨两点半,我打开了灯

疯狂,恼怒,歇斯底里

我抽打着床架上的铁栏杆

它从杂物堆中钻了出来

趴在床架上,与我对峙

我感觉,它很丑

我没有杀死它的念头

我打开了房门

放它跑了出去

关灯,再次准备睡觉

可我依然无法入眠

黑暗里,我心里感到惶恐

原来,我内心的那只鬼

并未离去

它又开始撕咬,啃噬我的灵魂

 

2016/4/6

 

 

酝酿

 

还未来得急告别

春天的脚步已经远去

这个四月的天气有些反常

有人说,今年会是近些年最热的一年

关于那些人的语言,不知可不可信

南方都打下了一只老虎

北方又歼灭了一群狼

然而,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正如,谁也无法阻止

一场风暴的酝酿

 

2016/4/16

 

9   慢下来的时光

 

短短的一截水泥路

算是上了档次的地方

尽头,一家小店与一个篮球场

算是农场的娱乐中心

小店屋檐下,有几张麻将桌

再往前,泥泞的小路,疯长的野草

白色的大棚,绿色的瓜藤

山坡上,成千上万的芭蕉

农场很安静,万物静止

一场大雨似乎将至

不远处的矮房下,一条狗

正在追赶着突然到访的飞蚂蚁

这对于它来讲,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就如同,屋檐下的麻将桌旁

偶尔会有几位老人围在那里

那也是他们生活里的重要事件

而时光,在他们的手里

被慢下来了一圈又一圈

 

2016/4/22

 

10   经验

 

傍晚时分,突来一场大风

厂门口的两颗大芭蕉如同两个魔鬼

在昏沉的天色中,群魔乱舞

饭桌前,生活经验十足的长者说

这样的芭蕉有很好的寓意

它看起来犹如一只抓钱的手爪,聚财

说完不久,便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整个夜晚,大雨未停

翌日清晨,那两颗芭蕉树

从拦腰处,被生生折断

 

2016/4/23

 

11   清晨的雨水

 

清晨的一场雨水

将我从梦中扰醒

梦里,又添了一丝凉意

门前的雨幕里

有两只小鸟快速的飞过

厂里的小黄狗

在雨水中被淋成了落汤鸡

看见我,兴奋的抖了抖身上的雨水

在我的脚跟嗅了嗅

农场里,可说的事情很少

或许可以说一说周边树木

池塘边的野草,还有大棚中的瓜果

那一轮又一轮的绿色

静静的沉积在了农场

它们不在乎被人们遗忘

只是默默的参与着,天宇下

万物的生长,与发展

 

2016/4/27

 

12   虚假

 

晚饭过后,他们围聚在饭桌旁

槟榔,酒精,香烟

外加几个饭后小故事

故事的主题,无非几样

过程有些惊险,好笑

预示着某些人的命运

酒桌间,自身夹杂着

阿谀,奉承,虚伪

热闹的假象

权利的线,牵引着各自的算盘

而故事的主题,无非几样

 

2016/4/29

 

 

 

13   五月的哀伤

    ——至方辰

 

五月的这几日,天空很是沉静

犹如沉默不语的你

你总是,斜躺在床上

把玩着你的手机

偶尔的,你会说这里枯燥无味

想出去走走

农场的小路我已记不清走过多少遍

远处天边,晚霞与山脉组成的,

依旧还是那副画面,它已出现过在我的诗歌里

可是我知道,它每次都不一样

那自然的光影,我的描述永远无法触及它的真实

大自然的变换总是如此的奇妙,玄幻

所以,朋友,我总是格外珍惜我们相处的时间

因为,你在完成了你的工作之后

便要离开这里

而我与你共事的时光,如这天边的晚霞

永远不会再有同样的出现

 

2016/5/3

 

14   毫无理由的快乐

 

五月,一场炎热降临

闷热的一天

傍晚,一个出来人散步

农场的风很大,很凉

于是我戴上了耳塞

放着班得瑞的音乐

望着高高的桉树迎风起舞

而‘阿膘’在我身边发疯似的跑来蹦去

突然之间,感觉心情是那样的愉快

毫无理由的,就像一条狗的欢乐

 

2016/5/7

 

15  宁静

 

从不远处,飘来了煎肉的香味

果棚架下,一家人

正其乐融融的,享用着他们的晚餐

北风吹来了几片巨大乌云

据说明天会降温

有几只鸟,从空中飞过

它们张开翅膀的姿势

好似一个人字在空中划过

一只黄狗,蹲坐在泥地上

认真望着天空中的鸟

农场的机器停了

结束了一天的喧闹

浅灰色的天空

带来了难得的安静

 

2016/5/8

 

16  傍晚

 

有些闷热,周围很安静

仿佛进入到了一个异样空间

而农场的那条路,我从来没有走过

不知名的鸟叫和虫鸣

从竹林的另一方传来

无皮的树林下,几间矮房,几个猪圈

年轻的农妇正在院子里打水

一条小黑狗形影不离

而路边的剑麻,直指天空

天空阴沉,有风

一场昨日已经预示的雨,正在赶来

没有谁心急

篮球场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正在悠闲的打着篮球

他的笑脸,仿若一个孩子的时光

 

2016/5/9

 

 

17  孩子的星星

 

弯弯的月牙儿挂在天空的低矮处

仿佛那是在巨大的屋檐边

而满天的星子,犹如一个个孩子的眼睛

闪烁的眼睛,忽明忽暗

我无法从光亮度上判断它们与地球之间的距离

可是,我知道

它们一定是在讲述着属于它们的故事

农场的故事,孩子的故事

你听,黄金瓜的枝藤正在沿着绳索往上爬

铁牛儿也在黑夜里进行着一场战争

萤火虫在打着灯笼寻找它的家园

而地鼠,也在地里偷偷的干着什么事情

风的女巫,也在默默的施展着她的魔法

别在意,这里没有正义与邪恶

孩子的眼睛里是没有善恶的

至于那些故事有多悠远

已无法确定它们的时间

当万物出现在大地的时候

这些故事就已经在演绎,发生

 

2016/5/11

 

18  蜻蜓

 

你扇动着翅膀

停立在塘底的水面上

昨日挖掘出的新黄土

把夜晚的暴雨,染上了黄

你静静的伫立其上,观望着

犹如一架直升机

但你没有言语,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你只是在沉默,思考?

暴风雨后的大风,吹皱了塘底的水面

却无法吹走你的欢乐

当另一个同伴飞到你的身边

你猛然加速,在水上面

嬉闹,玩耍

仿佛此刻,整个世界与你无关

而在农场里,这大风里的王国

也只有你,才能拥有

 

2015/5/13

 

19   蚊子

 

它们有千万只

它们无处不在

当夜色降临

它们便从隐藏的草丛里出来

围绕着你的脚,手

只要有缝隙的地方

它都会要停留

农场里的风赶不走它们

远处的狗吠声也吓不走它们

它们带来的,是满世界的嗡嗡声

赶也赶不走,驱也驱不散

直到夜晚的冰凉降临

它们才又开始躲藏

 

2016/5/14

 

20   大风

 

你无穷无尽,无处不在

仿佛只是一个巨大的意象

我永远不知道你来自哪里

你的降临,整个农场总是

如同在举行一场伟大的盛宴

所有的树木都为你折腰

所有的树叶都为你翻出它们的白

它们一边歌唱,一边舞蹈

天空改变了它的意象,

刚过的一场雨水

让大地也平静了它的火焰

空气也变得澄净,灰色开始消散

而远方的天空,又拨开了一片蔚蓝

 

 

2016/5/15

 

21    坦然

 

当太阳从宇宙的深渊冉冉升起

它点亮了山顶上那几朵云彩
水滴最先映照出整个世界的样子

花朵在清晨里脸色变得娇红
小鸟开始了欢叫,树木开始了吟哦

鱼儿也开始了畅游
农人们开始在田间里忙碌

孩子们在上学的路上欢跳

颂唱清晨的美好
大地老早就熟知这一切的发生

太阳正常升起

一切坦然就好

 

2016/5/17

 

 

22   醉酒的下午

 

一杯白酒,52

一个午觉,醒来,头痛欲裂

他的生日,一桌麻将

欢笑声不断

我想我还是不习惯,于是出来走走

农场的露天凉棚,打开着的电视,无人观看

电影频道,《第三十六个故事》

感动的,是一样的心绪

类似的人生情节

周围,依旧是机器声轰鸣

有两只新生的小狗

摆动着它们它们的尾巴

它们对一切事物

都是如此的新奇,包括对我

也带着它们的天性,乖顺,粘人

调皮,可爱,喜欢捣蛋

而农场的老板,正从他的小车下来

双手撑腰,挺着下拉的大肚子

指挥着挖土机,推倒一颗又一颗的树木

他们咧着嘴,露出满意的笑容

而我,却忍不住的逃离了现场

 

2016/5/24

 

23  娴静的时光

清晨的太阳躲在云朵的背面
没有雨,闷热
狗儿无精打采,半眯着眼睛
下颚垫在椅下的横梁上
喘着粗气,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叹息
隔壁传了一段音乐
让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时光
而对面的房间里
那些麻将的塑胶方块儿碰撞的声音
又帮他们打发掉了多少无聊的时光
而我,手捧着诗集
想起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一位老人,正悠闲的坐在海边
蓝天,白云,海风
他微笑,淡然
所有的一切都被刻进了历史
正如农场里
一切都在发生
一切都在消散
一切都在变成历史

 

2016/5/27

 

24  黄昏即景

 

当最后半轮太阳被吞没

停留在天际的,只有

几片金黄色的云

然后是灰色开始吞噬天空

黄昏降临

坐在小屋边休息,交谈

嘴里叼着的烟,仿若薄纱

在空荡的农场的上空,孤寂

一条小狗围绕在他们身边

水龙头里发出哗哗的流水声

菜叶儿在农妇的手里

露天的厨房飘来了菜香

它预示着,一天的时光将尽

黑夜即将来临,该是晚餐的时刻了

而水潭边的那头大水牛

肃穆的站立在那里

仿佛在进行某种仪式

直至苍茫的灰色消散在天际

 

2016/5/28

 

25  一场暴风雨

 

风,带着乌黑的云

在天空中快速移动

一场突然其来的暴风雨降临

不给人时间反应

忘记带雨伞的人

躲在路边小店的屋檐下

一包烟,一个打火机

或者再来上一支冰淇淋

小店热闹起来,生意略见起色

雨势很猛,继续下着

守店的妇女继续把玩着眼前的电脑

看着一部无聊的电视剧

而那位年老的长者

则颤颤巍巍的坐在门前

和躲雨的人一起观望着这场暴雨

桉树林,路,野花,石子

那些被人们遗忘的

重新被记起

而那位老人,她不停的找人聊天

也仿佛想趁这个机会

在这场大暴雨中

大声的跟陌生人说一说过去的自己

 

2016/6/1

 

 

26  

 

那透明的液体,正通过我的嘴唇

缓缓的烧入到胃里

你别问我这东西是否香醇

正如酒桌上的客套话语

香醇的里面是火辣辣的疼

可我,终归还是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疼痛

我已学会了忍受虚伪的谎言

当我碰杯的时候,不知为何

我想到了农场里漫山遍野的芭蕉林

我想起了独自一人散步的世界里

他们说,我的世界过于封闭,自我

他们永远不懂我的内心的快乐

有些人乐于被上帝召唤

有些人却永远也听不见那神圣的声音

唉,可我

终归还是学会了忍受这虚伪的谎言

 

2016/6/8

 

27   接受

 

每次我读到历史中的人物

我总是会为他们的命运而唏嘘感叹

他们无法知道自己一生的过程

尽管他们知道他们终归会要一死

今天,散步在农场的小路上

我想到了伊迪特·伊蕾内·索德格朗

这位美丽的瑞典女诗人

我想到了她的一生

政权迭变的年代,

紊乱,不安,疾病,饥饿

农场里的一场雨季即将结束

而灰蒙色的天空又将迎来一场黑夜

我想到了自己,我和她一样

也在参与着宇宙下一些列的发生

不必恐惧,不必惊慌

黑夜之后,白日依旧还会来临

该来的还是会来

要逝去的总会逝去

 

2016/6/9

 

28   消散

 

月光被云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荤韵

晚风轻轻的吹来,带来阵阵清香

两只小狗安静的躺在大棚下,安然自在

蚊子依然肆无忌惮的烦人

叮咬着我捧着诗集的手臂

一只落水的田鼠,在试图爬上水渠

细微的响动,惊醒了小狗

它盯着它,它放弃了挣扎,顺水而下

我闭上了眼睛,静听着黑暗处的声响

晒桉人的辛劳还未停止

堆放木板的声音

如同在堆积着农场的生活

把一个个的日子,重复堆叠

一点点的农场时光

被吞噬,消失得毫无痕迹

 

2016/6/14

 

 

29  爱情

 

我以为,只有像我这般的人

才会喜欢独自散步在这宁静的农场里

果农们都已上了年纪

他们已习惯了农场里的空寂

傍晚的农场里,总是空无一人

而我,也习惯了一个人行走在空旷里

习惯于思索,寻找天宇下的某些秘密

突然,一对年轻人

从前方朝我走来,他们在路上幽幽私语

女孩扎着长长的头发

挽着男孩的胳膊,脸色绯红

男孩也略显得羞涩腼腆

他们从我的身边路过,带着甜蜜

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可我知道,这个时刻

农场里,所有的一切都将视而不见

地球将只围绕着他们而转动

而整个宇宙,都将以他们为中心

 

2016/6/15

 

30   启示

 

六月已过中旬

炎热如同细针,扎着细微毛孔

清晨五点,农场很安静

轻微的风,带着后半夜的凉意

晒桉人的机器,已在农场里响起

伐倒的桉树再被肢解

那尖锐的声音,如同城市里的喧嚣

公路上的车流,天还未亮就已在穿梭

我听到,它们带着人们忙碌的声音

昨夜的狂欢,放纵,激情,已在城市里渐渐隐去

它们扬起一路的灰尘

他们留下车轮与路面摩擦,以及马达转动的声音

哦,忙碌的人们

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刻

他们就已被淹没在了琐碎里

而我,此刻却还躺在鱼塘边的吊床上

享受着大自然的启示

天宇下,有着太多的秘密

鱼儿在水中游动,呼吸

聚集在鱼塘角落的枝叶,正在腐烂,分解

不久即将重新融入大自然里

一只巨大的蜗牛,正在悠哉的爬行

在大棚下留下长长的痕迹

那是上帝留给人间的足迹

然而,当信仰被现代的忙碌生活所抛弃

人们对这一切再也看不见

傍晚时分,当我再次躺在鱼塘边的吊床上

观望着夕阳堕入天宇深渊前壮观与美丽的奇迹

而城市里,贪婪,欲望,奢靡

又在霓虹灯里,开始上演

 

2016/6/16

 

31   夏日小景

 

夜晚的风中带着银色的月光

吹去了夏日刺人的茅

阁楼前的水塘里,泛着一片皎洁的白

远处有几只蛙在鸣叫

有些像山里的老鸦,时断时续

月光将它的手,触摸到了阁楼

为阁楼的地板,镀上了一层银砖

几片伸进阁楼里的枝叶

在光月下摇摆

然而,摇摆的不止是它

还有阁楼屋檐下悠闲的吊兰

 

2016/06/18

 

32  一切已无法改变

 

大清早,阳光已突破云层

无形的矛,刺向大地

干燥的地面,沾湿的拖把

无法清理干净

重复的日子,会让它重新粘上尘埃

上午时分,热浪已烘烤着大地

而车间里,切割铁片的声音

犹如一曲要命的催魂曲

办公室里,冷气吹拂着身体

电脑前面,叼着烟的人

痴呆的眼神,严肃的表情

正在绞尽脑汁,思索一个又一个的心机

哦,五十岁的人了

不要期望还有什么可以改变

一切已无法改变

 

2016/6/26

 

33  我们都是不安的灵魂

 

一条长长的云带挂在天边

白日的热气开始升向天空

从水泥地上,一直涌上来

我们坐在水渠边,任凭它们传进我们的身体

我们交谈,我们说起世俗,不公

我们说起内心的愤懑,不满与无奈

当交谈停下来,暮色降临

于是我们有开始对视,安守于一个黄昏

成熟的芒果,学步的儿童

老年人手中的篮球,漂浮的空罐子

一群不知怎么打发时间的人

正围着一台荧光闪闪的电视机

而当最后一点光消散于异乡的天宇

我听见幽幽的叹息

我想我们都是不安的灵魂

 

2016/6/28

 

 

 

34  傍晚,与不懂诗意的你的交谈

        ——至坤哥

 

青青的芒果挂满了树枝

有几只倦鸟在上边叫唤

园林深处的桂花香

传到了小径的上方

我和你坐在水渠边的岸堤上

你说你的家乡有一颗巨大的桂花树

它十里飘香,是邻村的镇村之宝

你说在外漂泊十多年,依然还记得它的香

依然还记得那个村庄

也依然记得,桂花树下那个因为一个男人

而在夜晚上吊的女人

而那个男人现在也已经儿孙满堂

你一根一根的点燃烟火

“吧嗒”“吧嗒”的抽

你跟我说,突然很怀念结婚之前的时光

那时不想明天,自由自在,敢想敢做

现在,被人指着骂,也学会了忍气吞声

而我也跟你讲起了我的文学梦想

说真的,我很少跟人说起我的这个梦想

然而,你依旧还是一如既往的抽着烟

没有任何的反应

时间,好像出现了停滞

只有水渠中的水还在快速的流动

夜晚已经降临,弯月又高高的挂在了天上

我想着地球上方的月亮

它见证了人类历史的进程,发展

战争,和平,繁荣,衰败

当然,还有那个女人的故事

而你,似乎完全不懂它们存在的意义

只是扔掉了烟头,说,

天黑了,我们回家吧

 

2016/7/1

 

35  

 

雨滴滴答答的落在工厂的大棚上

很难听懂它,它只是这么吵吵闹闹的

让人不得宁静

嘈杂的夜,让人心思不宁

你听它与树木亲吻

你听它融入泥土

你又听见它汇入了河流

潜入了地下

于是,你不禁捋了捋额前的头发

你发现头发并未打湿

雨的意象

你仿佛又听到了滔滔江水

奔涌在拥挤的人群,覆盖了整座城市

待雨水退却,你看见真实的城市面容

却没有看到期盼的诺亚方舟

 

2016/7/3

 

36  青烟

 

他们将树皮与垃圾

混合在一起,点燃

缕缕青烟升起

或许可以用它标识

风的方向,无非其他

你看它,越飘越远

升至遥远的天际

似乎与天空的云朵融合在了一起

你也可以谓之它为虚无

它本就是飘渺的东西

摸不着,触不到

于是,整整一个下午

你就呆呆望着它

上升,飘散,消失

直至那堆垃圾与树皮的混合体

慢慢的变少,直至最后一点灰烬

你才发现,你盯着的最终不过是一片虚空之物

天色已晚,那团青烟终于熄灭

于是你抬头望向天空

你想起,天宇下的万物

都在走向虚无

 

2016/7/4

 

 

37   暮色

 

所有的暮色渗入到了天空里
云朵在天际幻化成各种图像
农场里唯一的篮球场
拥挤的人群,在贪恋着黄昏下的凉风
几位农妇,正拿着竹杠
敲落着几颗硕大的芒果
小店里,小小的店主在贪玩游戏
麻将桌上,人寥寥无几

小道边,不知名的果树

熟透了的果实,掉落了一地
拐弯处,一抹深潭,幽静
鸭子都已上了岸
在树林里休憩
它们在晚风下,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而农人,正靠着一颗桉树
望着这群生灵
他的眼神,仿佛是在看着自己的儿女
夜色已开始降临
而我,也被吞没在昏沉的小路里

 

2016/7/17

 

38  最美的幸福

 

太阳犹如一个巨大的圆盘

点燃了天边的云

旁边的巨大芭蕉叶轻轻的煽动着

为炎热的夏日带来难得的微凉

我静静地坐在厂门前的树荫里

两只狗儿在玩耍,他们奔来跑去

母鸡摆动着它肥胖的身体,在追寻着什么

早起的孩子们,正在木板厂里玩耍

一堆木屑,几块砖头,一堆石子

便是他们的玩具

他们是如此的高兴,快活

而这些东西给他们带来的欢乐

绝不亚于一些高档的玩具

一座豪华的娱乐城

而他们也还不知道

他们的快乐,是这世界上最简单而又最美的幸福

 

2016/7/22

 

39  水渠一角

 

暗绿色的水,漫过了新修的水渠

几只螺,黏在水渠壁上面

它们紧紧的吸附着,仿佛坚硬的城堡

而水蜘蛛们,在水面快速的滑过

一条条的水纹,犹如农场里的绿

一年覆盖住一年

我们脱掉拖鞋,垫在草上

坐了下来,将双脚泡在水里

我们听着涵洞里发出来的嗡嗡水声

看着眼前几朵红艳的三角花

谈着一些遥远的日子

不远处,玉米地里

传来了农人们掰断玉米的声音

不久,地里又将一片颓败,荒芜

好在,它给人们留下了食物,养料

还有收获的幸福

正如,时光给我们留下了

一些陈年往事

 

2016/7/23

 

40  水面

 

偶尔会落下几滴雨点

大多数时候有风

丝茅草随风摆动

也会有那么几个草堆子

算是清洁水面上的漂浮物

几只野鸭子,从草堆上

惊的一声落下了水

激起了一阵喧嚣

几根电线杆,挺立在水面的中央

粼粼的波纹始终都在

那是它的标识

正如在每一个夕阳西下的时刻

你总能看到它们装满的黄金

从水面溢出

那耀眼的金光,将你带入云端

你俯瞰着大地,俯瞰着水面

你看到太阳正在缓缓地堕落宇宙的深渊

你感受到某种东西正在消失

如同这又逝去了的一天

不紧不慢的,就像这水面

平静,祥和

 

2016/7/26

 

 

 

 

41  进城记

 

1

 

路边的芒果已经落浪

只剩下空空的枝叶

田里的玉米也已萎阎,枯脆的枝干

他们迎着风,在向我致意

我站在公路旁的水塘边

等待着3路公交车的来临

 

2

 

公交车是一个小小的冷气房

它包裹着公路两边农场里的寂寞与希望

苍老的农妇,弓着背,目标去菜市场

菜篮里的青菜根,还带着农场原始的泥土

而那个背着书包的小女孩,戴着白色耳机,

正有些忧郁的望着远方

太阳正从云端升起,照射着农场

冷气房在农场移动着

我们朝着城市出发

 

3

 

车站只是一个转折点

广播里的声音,端正,客气

标准的用语,亲切

可总有种若有缺失的感觉

太阳已高高的照在城市的上空,带着夏日的毒

一个几岁大的小男孩,正坐在天桥下

摆放在面前的求助信,暗示着一场阴谋

而一栋豪华大厦的门边

一位老妇,正坐在干净的地板上

吃着肮脏的食物

我感到有东西在我的喉咙刺穿

我匆匆的办完事,离开了那里

 

4

 

当我在农场的路口下车

暮色已沉沉的笼罩着树林

我又看到了流水,从小桥下流过

小狗儿从杂草丛中蹦出

看到我,摇摆着它的尾巴,无比高兴

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倒在了床上

天色已黑,农场的安静又开始对我催眠

我双手枕着昏沉沉的脑袋,安然入睡

 

2016/8/15

 

 

42    秋思

 

而在秋日后的某个早晨

坐立在那颗巨大的芭蕉树下

看着阴暗的天空,厚厚的云层

看着一场秋风,带着稀落的雨点,从农场的上空划过

而远处,农场古老时光里发生的

无非是绿色一层覆盖过一层

我想起我的时间是怎样流逝的?

我记得,上一次清晨坐在这里

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天,看见的是一群无忧孩子的玩耍

尔后,上班,下班,充满化工味道的工厂,住房

忙碌,不忙碌,说不上来

白天一场大汗,晚上吹着风扇,睡觉

不再想象天宇之中神秘莫测的意象,心情平静

偶尔,也能听到隔壁老王寂寞的歌唱

五十岁的人了,他已习惯于这样的生活

白天,用生命与汗水换取金钱

晚上,躺在小小的房间里

翻翻手机,听听老歌

对于生活,他已无太多的幻想

 

2016/8/23

 

43  雨后

 

然而,一场雨后

道路又重新变得泥泞

南方以南,入秋后的第一场雨

来得有些猛烈

坑坑洼洼的积水,散布在路上

行走在农场,脚跟变得沉重

空气中不再飘满的灰尘,沁人心脾

小鸟儿又开始在树枝上欢快的叫唤

我坐在水塘边凉棚下

看着,太阳从云层里钻出来

红彤彤的,带着温柔目光

它已褪去了夏日的狂热

它正接受着宇宙的规律

悄然的在进行着季节的更换

 

2016/8/24

 

44  夏日傍晚读于娟而感

已经下到山那一边的太阳
给天空涂抹着一天最后一丝的黄韵

天空有些昏黄,阴郁
水塘边,农人正在给鱼塘抽水
鱼儿欢悦的浮在水面
这似乎是一场多年以前的事件
当年的报道已成废纸
当年的畅销书,也默默的待在书架的角落
活着才是王道,可你也需明白
逝去也是永恒,变才是永恒的不变
总会有新的东西注入进我们
也总会有某些东西从我们的世界里消散

 

2016/8/25

45   夜晚,驱车行驶在乡村的公路上

 

夜晚,我驱车行驶在乡村的公路上

公路上方的空间显得压抑狭长

两旁高高瘦瘦的黑影,犹如一个个幽灵

月亮跟着我,怎么也甩不掉

南方以南的月亮

偏大,偏圆

有风从侧方的农场吹来

带着花果的清香

月色给公路抛下了朦胧的薄纱

公路有些神秘,诡异

前方,危桥,限宽,2.2

我停车下来,站立在桥的上方

不知名的河流,不知名的地方

河水映衬着月光,水面波光粼粼

河流有如一条时光的纽带

它带我进入了时间的梦里

在梦里,我随着月光

仿佛抚慰了大地许久的时间

具体多长,我已遗忘

 

2016/8/27

 

 

46  九月

 

清晨的微风滑过我的肌肤

巨大的树木在远处缓慢的摇晃

犹如蹒跚的老人

有几只小鸟停在树梢

它们不知何时飞入了这画卷

天空,温和,微凉

更远远处的烟筒在冒着白烟

而上空的白云,仿佛天上的阶梯

层状分明,太阳镶嵌在了云中

它也失去了原来的热情

岁月总是在重复,而农场的时光

也被带进了这个温和的九月

 

2016/9/22

 

47   农场杂事

 

水渠里,有一条小水蛇,细细的头

有些金黄,在水里快速的游动

它想上岸,或者想找个洞钻入

殊不知,岸上的人们看着它也有些害怕

水渠边,菜地里的老农正在浇水

他并没有发现它

再往前走几步

芒果树下,八卦桌边,空无一人

小店的生意依旧冷清

几个抱孩子的女人

正围在麻将桌边

无聊的玩耍着麻将

她们一边翻牌,一边看点数,看看自己的运气

小店里的小胖子并没有在家

患帕金森症的父亲告诉我

小家伙去上学了,周末才会回家

我和坤哥买了两瓶水,离开

我们继续散步,围着农场又一圈

当重复的次数多了

我感觉无话可说

回来,只好沉默

当夜晚,在入梦之前

我似乎看见那条金黄的小水蛇

在天空中游荡

 

2016/10/8

 

48  十字路口的疯子

 

从练车场回来的路上

南国的十月,阳光照射在皮肤上

依旧灼热,生疼

十字路口,人们遵守交通规则

红灯行,绿灯停,提前转向灯

他在站立在路口内

手提着一代垃圾,面带着微笑

望着遵守规则的车流,从身边穿过

我看到他的微笑,我想他的内心是自由的

然而,他在看着四周的时候

眼神却又是如此的空洞,迷茫

他看不到自己,身处何方

 

2016/10/14

 

 

49  十一月的脚步

 

十月二十三号

再过几日,十一月就要来临

今年的寒流有些延迟

清晨的太阳,照射着农场

蓝色的喇叭花正对着天空

吹不出一个音符

两只蝴蝶,一只纯白,一只粉黄

在一起欢快的娱乐

不远处,一位少妇

正带着她的孩子,在凉棚下玩耍

母鸡正趴在凉棚边上,梳理它的羽毛

一只小黑狗,躲在椅子下小睡

听见陌生的脚步声,它对我一阵狂吠

我这才想起,邻居的小黄狗已经死去

新来的家伙,显然对我不是那么的友好

我迈着自己的脚步,远离了它,步入柑橘林里

有轻微的风声,我听见树苗吸收阳光的声音

农场依然很安静,它和我一样

正在静待着,十一月的脚步

以及,一场新的轮回

 

2016/10/23

 

50  永恒的星空

 

星子疏朗,高高的挂在云层之上

暗影处的芭蕉叶,在轻微的摆动

没有月亮,我在水塘边的低处

看着一些花,这么晚了

依旧还有蝴蝶飞舞其上

我驻足,抬头,观望一些星子

几颗排成勺形的,是北斗星

而那颗最亮的,应该是天狼星

那些遥远的光,依旧在宇宙的深处行走

而它们在星空的位置,或许已这样亿万年

我突然想起了身边一朵花开放与凋落的时间

在永恒的宇宙里,它们都将只是曾经的一瞬

 

2016/10/27

 

51  天凉了

 

寒流终于席卷到了南方以南的地方

消融了炎热的老虎

人们都批上了长袖衣服,小孩子

也给他们穿上了外套

聚在小店的人少了

露天的几台麻将机,也冷清了许多

篮球场上已空无一人

穿过小店,我继续在农场的小路间散步

低矮的屋子里,传来了电子钢琴的声音

弹的一首多年前的老歌,勾起了些许的回忆

音符不是很顺畅,有如前方自行车上

年轻的男孩,驮着他的母亲

在小路上有些摇摇晃晃

母亲的脸上有些畸形,一块巨大的疤,从眉毛过眼睛

一直到下颚,差不多占据了脸的一半

他们从我身边经过,笑声很快乐

天凉了,我却感到很温暖

 

2016/10/29

 

 

52  入冬

 

似乎一夜之间

冬天就这么降临在这

南国以南的地方

我们散步在房屋布置的迷宫里

看着一些中年人

推着婴儿车,小孩子已穿上了厚厚的衣服

晒桉场里,机器停止了轰鸣

暮色里,升起了一堆篝火

饭锅吱吱作响,晒桉人

在寂静中交谈着些什么

无非就是一些,生活细碎,家常

再往里走,农场的风有些大

忙碌的农人,依旧在大棚里

进行一天最后一点的收尾

他们皮肤黝黑,面容苍老

看起来,超过他们实际的年纪

他们住低矮的住房,在野外生火,煮饭

黑瘦的孩子,在肮脏的水沟边玩耍

平时话语不多,除了与瓜果打交道

还有祈祷,祈求能够有一个好的年份

天色已晚,入冬以后,夜色提前降临

我们散步的时间并未改变,继续前行

远处的山石,看似一座城堡,孤单

水渠在农场的深处,水源充足

流动,溢出了水岸

水渠边,巨大的树桩,已被烧掉过半

剩下一堆黑色的灰

那些烤火的夜晚

我们安静的坐在篝火旁,感觉很温暖

偶尔,也会想一想北方

家乡,远方的亲人

城堡也在夜色里睡去

在梦里,它们听见了水声,农场里的故事

和大地一样古老,遥远

 

2016/11/1

 

 

53  冬天的阳光

 

冬天的阳光有些温暖

我庸散的坐在农场里晒着太阳

老候带着他的女人在散步

他们很亲昵,五十多岁的人了,

依旧还有着如同十八岁时的浪漫

说真的,我有些羡慕他们

我想起了过去的日子,有些悲伤

还是说一说冬日,阳光,农场

这能让我感到宁静,心暖

南方的冬天,并不见得萧条

路边依旧开满了紫色的花

从去年一直到现在,谢了又开了

我始终都没有弄清它的名字

饭桌上,老候的酒

由白酒变成啤酒,又由啤酒置换成了白酒

轮回,变换

只是简单的增加着年龄,岁数

除此之外,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

 

2016/11/5

 

54  果棚

 

冬天的风刮过果棚

百香果,枯败的藤条在果棚的上方摆动

那些寒冷,让我想起了农场的先人

他们曾在这蛮夷之地

狩猎,升起篝火

烧煮他们的食物

这些酸甜的果子

或许是他们的饭后水果

再来一点小故事,一些南方的神

打发他们的夜晚寂寞时光

然后,被阳光与雨水

淹没在密林深处,融进了南方的农场

当秋日再次来临的时候

果实挂满枝头,他们坐在果棚下

畅饮,闲谈

那些神,农场的历史,

由那些百香果,传承到了现在

 

 

2016/11/15

【责任编辑:离岛晴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农场日记2016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39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