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灵媒 - 短篇小说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喜鹊灵媒

伊莱月亮的空间 作者:伊莱月亮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5-10-19 14:36:09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600_800_000_1_0.jpg

虎言:交通费,越来越贵,骑毛驴玩复古,宇宙神猴苦练瑜伽,姐姐梦多米诺一边倒;无穷花相思泪映山红,自学做梦三点爱情,苦行声闻独觉,大头和尚,农转非,户口。
  
  一首唐诗,见证兴衰。一段宋词,见证南北。一条天经,见证历史。一只喜鹊,世纪灵媒。一朵樱花,根在华夏。混血超人,发明天语,弃辞著经。
  
  啊——哈!!喜鹊妹,哥来了。开饭了,往这看,往这看……。
  
  凤凰岭,山脚下,密林深处,有一位长相怪异,身着红袍的老者,大约五十岁上下的样子,看上去像是一位出家人,他的手里提着食品袋,正在树林中呼喊着什么。他嗓音洪亮,惊天动地,空谷回音。
  
  忽然,从密林的四面八方,飞来一群喜鹊妹,她们就像是士兵听到了将军的口令,从正南正北,正东正西,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八个方向飞过来,她们边飞边回应老者的呼唤,喳喳喳地应答着,她们的叫声,充满了喜悦。二十几只喜鹊妹,她们飞过来,落在树梢上,同时,她们皆瞪大了双眼,紧盯着老者,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就像是一个一个的小妖精,她们知道,红衣老者又送来了唐僧肉。
  
  树林里的蚊子,她们嗡嗡叫,也来凑热闹。不过,在这片林子里,喜鹊和蚊子,她们是老死不相往来,想接吻,都是科幻。
  
  红袍老者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小笤帚,他扫一扫地面上的尘土,然后,他又用嘴巴吹了吹,在确认地面干净后,他在正中央放上一小堆碎肉块,然后,他高声呼唤:喜鹊妹,往这看,往这看。说完,身着红袍的老者,他快速地站起来离开,并没有回头。这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是爆发了,有十几只喜鹊,她们从树枝上空降下来,展开夺食大战。夫妻之间,互相配合。本地领主,驱逐外来者。没用两分钟,那一小堆猪头肉,被喜鹊妹们给瓜分完毕。
  
  凤凰岭,山脚下,成了名副其实的清净之地。在这里,看不见一只青蛙,就连一只癞蛤蟆都没有。生命种类的单调,不知喜鹊妹和蚊子妹们,她们是否会感到孤独。喜鹊喳喳叫,蚊子嗡嗡叫,一个为唐僧肉而来,一个为吸血而来,都是为了生存,都是为了活下去。
  
  这会儿,那位身着红袍的老者,在几十米外,又蹲了下来。他在重复做刚才的工作,用笤帚扫一扫地面上的尘土,然后,他又用嘴巴吹了吹,在确认干净后,他又是把一小堆碎肉块,放在正中央,这时,树梢上有响动,原来,是喜鹊妹们尾随而来,她们准备展开第二次夺食大战。民以食为天,鸟以食为贵。在没有人类居住的树林里,喜鹊们是不会在那里筑巢的。喜鹊们,她们世世代代与人类为邻,就是想要拣拾一点美食。人类的残羹剩饭,对喜鹊们来说,乃为极品美食。
  
  身着红袍的老者,他把一小堆碎肉块,放在土路的正中央,随后,他高声喊道:喜鹊妹,哥哥我,在这边,往这看,往这看。说完,红袍老者站起来,他又往林子的西边走去。
  
  红袍老者一离开,十几只喜鹊妹,她们快速地从树枝上俯冲下来,展开夺食大战。每一只喜鹊妹,她们抢到肉块后,快速起飞离开,找地方进餐,她们嘴里叼着肉块,在空中飞行的姿态堪称优雅,看样子是充满了喜悦,就像是士兵打了胜仗,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在树林土路的两侧,绿茸茸的嫩草,正在茁壮成长。生命的呼吸,是最动人的奇迹。露珠的圣洁,胜过情人的眼泪。生命的短长,不是永恒的标志。天空中,白云造型,变幻莫测。密林中,半夏和风,隔衣送暖。每一次喂养喜鹊,身着红袍的老者,他都是心潮澎湃,他把喜鹊妹们,当成了自己的恋人,可喜鹊妹们未必领情。因为,喜鹊妹们,她们只喜欢唐僧肉,不喜欢与人类谈情说爱。喜鹊妹们知道,两条腿的动物很危险,它们比妖魔鬼怪还要恐怖,做事没有道德底线。
  
  在密林的四周,生长着数百棵高大的杨树。喜鹊在上面筑巢,全凭眼光,不是每棵树都可以筑巢的。能筑巢的杨树,枝杈要长得对称,呈三角几何形,四角形当然是最好了。喜鹊们堪称建筑大师,她们用树枝搭建的巢窝,里面用黄泥抹成小碗的形状,能抵抗八级大风。
  
  喂完喜鹊,身着红袍的老者,他返回自己的虎人修道院。虎人修道院,这个可笑的名称,是一位日本姐姐帮他起的名字。其实,这座所谓的虎人修道院,就是一处民家院落,小院内,共有三间瓦房,坐落在凤凰岭的山脚下。虎人修道院,大门口正上方,横挂着金色匾牌,上刻“虎人修道院”五个红字大字。这五个红色大字,是北京一位著名书法家的墨宝。每到双休日,就会有游人来这里取经。
  
  这座一个人的虎人修道院,三间瓦房,各有用处。一间为书房,一间为卧室,另一间瓦房,改造成了厨房、浴室和卫生间。民以食为天,出家人也是要吃饭的。更何况,住在这里的出家人,他是自费出家,其目的不是真的出家,而是在这里研究学问。这位出家人,他既研究佛学,又研究道学,还研究天文学及各国的宗教史。
  
  这位自费出家人,他日文名叫小山哲夫,又叫小山东子,中文名叫母公弥雅,又叫海日东,绰号叫虎人,五十来岁的样子,看长相和身段,是正宗的九天仙女模样,也就是阴阳猴,看不出来是公还是母,故中文名叫母公弥雅。母公弥雅这个称谓,是一位记者送给他的绰号。
  
  在卧室的北墙上,挂着一幅油画,是凡高的名作《向日葵》,当然是赝品,是由小山东子的邻居姐姐,日本著名女画家吉艮美香临摹的。画框为金色,与画中景相映和谐,笔法细腻,难辨真伪,乃为赝品中的真品,就是凡高本人见了,他也是无话可说,简直就像是隔世的双胞胎姊妹,非画家本人,真的是难辨真伪,这叫弄假成真了。
  
  在卧室的北墙上,还挂着一本日历。吃罢午餐,小山东子回到卧室,他凝视北墙上的日历,然后用钢笔勾画一下,对照日记本,标记一下接机日期,随后,他亲吻一下日历,举止是相当的古怪。
  
  小山哲夫,小山东子,母公弥雅,虎人海日东,他1962年阴历五月初五,阳历6月6日,午时正午,出生在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一座日式小楼,登记户口时,填写的为阳历5月5日。父亲为中国人,母亲为日本人。出生时,邻居李婶说,这孩子长得像女孩,因此,母亲给他起乳名叫小山东子,邻居李婶听了,她不解其意,问小山东子的母亲,小山东子的母亲,她是笑而不答。因为,小山东子的母亲,一直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邻居只知道她是辽阳人,娘家人姓王。小山哲夫,小山东子,母公弥雅,虎人海日东,他的母亲,是一位可怜的日本遗孤。1945年日本战败后,日本侨民在向本国撤退的途中,日本商人小山武野在旅大港,他把患病的小女儿给遗弃,同时留下信物和一封信函。后来,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她被辽阳一户姓王的人家给收养。
  
  1982年6月5日,20岁的小山东子,跟随母亲移民日本,改名叫小山哲夫。初到日本,在仙台市,小山哲夫,小山东子,他一句日语也不会说,变成了一个会发声的聋哑人。那些日子,小山东子他是异常的苦闷。恰巧,有一位漂亮的邻居姐姐叫吉艮美香,她正在用录音机学习汉语,学得是半生不熟的。她听说邻居小山家,三十多年前遗弃的女儿找回来了,她特意前来登门拜访。当然,吉艮美香的目的很明显,她是想练习一下汉语会话。最适合的练习目标人,当然就是小山哲夫了。不过,小山东子初到日本,他有点腼腆,不敢和女孩子面对面说话。吉艮美香小姐,她却是很开郎,模样漂亮,曲线优美,玉牙洁白,勾人魂魄。日本女孩的谦恭礼让,和蔼可亲,温柔善良,给小山哲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一次,吉艮美香用眼睛示意小山哲夫,把桌子另一头的钢笔递给她。就在小山哲夫递钢笔的一瞬间,两个人的手,无意中碰到了一起,小山哲夫顿时感觉,有一股强大的电流,从头顶上冲下来,穿过五脏六腑,直冲脚底,随后,又从脚底折回来,造成他大脑一片空白。小山哲夫发愣,吉艮美香不解,她以为小山哲夫病了,伸出右手触摸他的额头,刹那间,小山哲夫就像是中了邪,发狂般逃出书房。
  
  望着小山哲夫的背影,吉艮美香笑道:原来是处男啊!
  
  半年后,吉艮美香介绍小山东子,到东京怪石出版株式会社,当搬运工。当然,是姐弟两个人,一块到东京工作的,两个人合租一套公寓。这里面的原因是,吉艮美香在东京怪石出版株式会社,找到一份美术编辑工作,所以,她才会介绍小山东子当搬运工。当然,吉艮美香的想法挺现实,免费的汉语老师小山东子,不能丢在仙台,便宜了别人。要知道,当时,在日本东京,想找一位汉语老师,是相当困难的。更何况,即便是能找到,家教费也是天价,吉艮美香是支付不起的。日本的女孩子,她们都是很会算计的。
  
  吉艮美香与小山哲夫,两个人合租一套公寓,住在一起,当时在日本,算是青年男女之间的正常交往。因为,在日本,青年男女同居,与订婚是两码事。可是,小山哲夫他却是把男女同居,当成了爱情。初到日本时,小山哲夫,他还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那个年代,在中国东北,非男女朋友,是不可以这样交往的,更是不能住在一起。五年后,在一间酒吧里,小山哲夫提出要和美香结婚,吉艮美香就像是瞧外星人似的,她瞪大了双眼盯着小山哲夫:哲夫,你想娶,姐姐我?
  
  是的。美香姐,咱们恋爱五年了,也该收获正果了。
  
  哲夫,恋爱是临时娱悦,结婚是终身打算,岂能相提并论?
  
  美香姐,咱们俩,鸳鸯戏水五年了,不结婚,这算啥性质?
  
  啥性质?哲夫,青年男女,住在一起,互相研究一下对方的生理结构与基本功能,在日本国,这很正常。我们女孩子,只要是没结婚,她就是自由身。恋爱和订婚,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美香姐,我听不懂。
  
  哲夫,结婚是社会意识形态的产物,要有一定的资本基础作为保障,是带有阶级属性的。门当户对,嫁入豪门,是我们日本女孩子的追求。我们日本女孩子,结婚后,要成为全职的家庭主妇,是不可以再工作的,否则,就是在污辱自己的丈夫。你现在是搬运工,收入低,没有资产,姐姐我,嫁给你,你拿什么来养活我?
  
  听到这话,小山哲夫发狂了,他举手要打美香。
  
  吉艮美香大怒:哲夫,刚当几天日本男人,就想打人了?敢打人的主,是要有点本事的,要么是能赚钱,要么是能升职,要么是能出名,要么是敢竞选日本首相……。说完,吉艮美香她扮个鬼脸,然后,她若无其事的拎起化妆包,离开了那间酒吧。
  
  酒吧求婚失败后,姐弟俩还是住在同一套公寓里。姐弟俩,还是一块洗澡,一块睡觉,只不过,两个人已经没有了共同语言。
  
  一年后,吉艮美香出嫁了,她嫁给了怪石社长的三公子。不久,小山东子递交辞职信,他也离开了怪石出版株式会社。之后,小山东子他写过小说,编过剧本,当过导演,不过,都不是很成功,因为,小山东子的思维方式,还是中文的思维方式,他一直不会用日语来思考问题。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他还是没能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日本男人。在日本社会,一个男人的生存压力,中国人是不可以想象的。
  
  在伤心之余,痛定思痛后,小山东子决心返回中国,重新变成中国人。他发誓,重新启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来重新审视这个世界。1998年5月24日,小山哲夫他以游客的身份,回到了中国大陆。在中国的长江两岸,东西南北,名山大川,考察半年后,小山哲夫选择在不起眼的凤凰岭,自费出家,入门修道。他的疯狂举动,无论是在日本的亲戚,还是在中国的亲戚,他们都是很不理解。不过,有一个人是理解他的,那就是吉艮美香姐姐。吉艮美香结婚后,她随夫姓,改名叫高桥美香。小山哲夫在日本,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知己,因此,多年来,他与高桥美香,还一直保持着书信和电话来往。
  
  日月穿梭,时光荏苒,小山哲夫返回中国,已经有十七个春秋。回忆往昔,犹如梦幻,高桥美香的倩影,一直在梦境中缠绕着他。
  
  凤凰岭,山脚下,虎人修道院,它位于郊区,处在文明的边缘。这座虎人修道院,更像是学问中心,它与世隔绝。不是虎人在逃避现实,而是现实在逃避虎人。小山哲夫过隐士生活,不是他主动选择的。住在这里的虎人,他年轻时移民日本,数年虚度,殊为可惜,放弃人生,羽化成仙,此乃为天意,并不是他早年的志向。虎人早年的志向,乃为天机,非大彻大悟者不可告。生而知之,悟而知之,皆为知。
  
  【责任编辑:藏美阁】

相关美文阅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喜鹊灵媒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29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