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 - 短篇小说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回来

青衫的空间 作者:青衫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枫尘网 时间:2015-08-02 09:56:04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回来

她还记得那天中午刚去的时候,班里的几个男生正在操场打篮球。好久不见,真的好久不见。远远地,她边看边微笑。她好像不记得她自己微笑的样子,但只觉得一定很美好。微笑都是美好的。不是吗?阳光就那么洒下来,暖暖的,一种久违的熟悉和安心就难么真切的感受到了。那只多么不容易得到的一种美好啊,没有生活的压力,没有现实的种种难题。大学校园里也有操场,更大,篮球架也更多,可她一次也没去看过,好像那跟她好无关系,那里的人也跟她毫无关系。她就是这样,容易把自己划定在一个固定熟悉的圈子里,她觉得那是安全的,也是让她安心的。她其实是不喜欢看篮球的,但喜欢看自己班里的男孩子喜欢打篮球。当然,这个班也是固定的熟悉的高中的班级。高中的班级是大家在一起了两年半了的,感情很深,感觉很亲。班里的男生不多,二十多个,是女生人数的二分之一。班里的男孩子都很好,谁都有谁的好,从来不欺负女生,对女生很好。此刻又看到他们一起跳跃着打篮球,她觉得好喜欢。她一直就觉得世界上的男孩子女孩子都是可爱的,特别是大家都在一起的时候。她自己更喜欢男孩子,这个并不是为了她是女孩子的缘故,但似乎也就是为了这个,她才会不喜欢女生一点,因为她知道她的麻烦,她的吝啬…

她想着想着又笑了笑,“真好”,她说。

今天学校里的人很多,从进门口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大概都是同她一样,也许心境不同罢了。半年新鲜的,迷茫的,盼望回家的日子终于过去了,他们来到这里找一种安稳,一种熟悉,一种亲切。新校园都比这个高中大,但那里却没有让人揪心的一切。他们在那里不会觉得满是亲切,更不会有好多人一起一块去厕所。大学的校园很大,但能陪你逛完它的人并不多;大学里花草总是很多,但能在春天里一直陪着你的却似乎没有;大学里的活动很多,但你总会发现越来越多的时候是自己去的。同宿舍的人不会像你一样好奇这棵树叫什么和那种花的名字,不会偷摘学校里的一朵花给你,不会下雨的时候一起去捡好看的叶子…她索性紧紧的闭了一下眼,算是对过去这个学校回忆的暂且告别。班里应该有人来了,她想着就去找。

她最先看见的是她高中时比较喜欢的一个女生,长得很可爱明净的那种,名字也很明净的那种,叫刘婷。她同班里另外两个女生在一起,高中时就喜欢一起的她们三个仍在一起。她走上前去,跟她们打招呼问候。她们都好惊喜她的到来,大家一起像高中一样说着话。正站着的时候,刘婷冲着门口超慢地摇着手,她回头看,是李宛到了。那个高中是每天为她买新鲜面包,监督她学习同她一起早起来学校,她最喜欢的那个女孩来了。高中时李宛和那个刘婷可真的是那种好的不能再好的朋友,干什么都一块,去厕所都是一起。有时候一个在厕所里呆的久,另一个也决不走,非要拿了一本书在厕所门口等着。她又笑了,那是多么好的情谊啊,班里的每个人都为她们俩传颂。真的是,偏偏两个女孩子还都是很可爱很简单那种,在一起真的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呢?她喜欢李宛是在高一,那时候她们座位离得很远。她坐在教室的南面,而她在北面,所以每天她都会看见李宛从讲堂过去。那时候她就觉得李宛是太可爱的女生,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跟她说话。她尽力想过她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来,也许真的是高二的那个换位置了吧。但为什么这么晚呢,她想到。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是那么地喜欢她,她觉得她也是。既如此,又有什么可遗憾可埋怨的呢?高中的时候早认识的人得多,早就一起的也多,可在大学里记得给你买纪念品的人却不多。她是,李宛是那个记得为她买礼物的人。李宛惊喜地认着每一个人,走到跟前,抱着她,拉着她同她们四个说着话。她抱着她的手却一直没放开。她觉得好温暖。

她们后来没一起去餐厅。她一直记得李宛给她说过的要跟她坐一起,一到那就开始找她。大一上学期的聚会就这样,大家还很青涩,大部分还没学会世故,男生女生都站在房间门口不肯进去。她往后看,竟看到班主任,她高中时问了无数次政治题的班主任。她没想到他这么早进来了,还带着他的女儿。她忙着跟老师打招呼,老师看起来还是那个模样,没觉得他老,不过他女儿到底真是长了不少,走路也不会摔了。她们一群人还是站在门口,老师也和她们一起说着闲话。不一会儿,班长到了。她特意编了辫子,刚好编成一圈,打了眼影,涂了唇膏。其实看见她这样她挺惊讶的,但到底大家都和她一样很快接受了。大家夸了几句后就又开始闲谈高中和大学了。有人还站着,有人从这里走到那里,不过都在看着说着想着。她闲看着,也从这里走到那里,注意着。班长又走过来说要她们进去了,于是她们一片的女生就一起进了一个房间。可她没想到这个房间是那么小,竟然只能十个人坐。她原先还以为可以二三十个人一起围一个大桌子旁,那样才热闹才开心啊。房间里除了一个桌子和十个红板凳之外什么也没有,真是简单的像她的书桌。因为一起来的那个女生坚持守信用为未到的一个同学留个位子,而偏偏那个房间只有两个了,于是她们就一起去另外两个房间。可就像集体过马路会一起闯红灯一样,同学们已将隔壁占去了。还剩下一个,里面已有老师先进去了,她们不愿进去就还站在门口。班长来劝还站在门口的她们和其他的学生进去,她们看到另外两个房间已经没有位置了,也只好牵着手进去。高三的六个老师都到了。她喜欢的数学老师,历史老师都在。他们一起挤着进去了,就找位置坐下。各个学生都手忙脚乱地找着凳子。她刚拉着板凳往前,突然发现旁边坐的是后桌后来一个学校的那个男生,不知道为什么脸就莫名地红了。或许,这个跟大学里他们几个一起聚的时候不一样吧。那时候虽然也什么都不知道,但大家一起,也觉得没什么。可这样的场合或许本身就让敏感的她感觉有点尴尬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班长没安排好,座位似乎不够用。班主任说把椅子撤了换小凳子。先是换了几个,可是 似乎和没换的效果差不多。班主任于是说都换了吧,所以她就和华仔一起去搬板凳。可令她们俩都想不到的是回来竟然没了她们俩的座位。两个人看了看对方,用踏上了找位置的征途。

中间的桌子大多是不熟的男生,而且也做不了三个人。没办法他们又回到了第一次进的房间。她们已经开始吃饭了。还是清一色的的女生,不过彼此关系并不是很近,所以觉得安静。李宛还是在那个地方。她们找了两个凳子挤在李宛旁边。她坐在照着门口的地方,所以负责给大家放菜。她记得有个送菜的阿姨说:“妮,你坐的太挤了。”她只低头回答了个:“嗯。”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她自己一样,如果有人来一定要动员大家为她们让位子的。而且这一桌上的人有的太不深交了,毕竟不会做到如此的。旁边的华仔笑了一下:“没办法。”

李宛给她夹菜,她似乎好久没有人为她夹过菜了,同学为她夹菜还是第一次。其实现在想想那顿饭吃的真是不舒服。大家起先都不转餐盘,李宛跟华仔就为她夹菜。整个过程都比较安静。后来她想反正是要吃饭的,于是就放开了,为华仔和李宛夹着菜。她向来是吃不多的,还没到一半她就不怎么吃了。

后来班长说一会班主任和数学老师要来敬酒,希望同学们都意思喝一点,而同学们最好先去敬另外几个老师的酒。她们听见旁边房间很吵,斜坐在她旁边的女生看着她说:“你去吧!老师也不认识我们啊”她拒绝了。不是不想,是不想代表一个房间里面的人去。她是成绩好,老师也应该都认得她,可她从来不是高调的一个。她只喜欢安安静静,和大家一样。

先是班长来了,告诉她们老师来了,她们于是都站了起来。老师果然就到了,帅帅的数学老师在前,班主任在后,都端着杯子。

数学老师不像高三上课时那么严肃了,开口笑着,显得很开心很帅。一个同来的男生笑着说:“老师,她们都是你的粉丝!”这个话是不假的。数学老师是高三时班里所有女生的男神,没有谁例外。她们甚至在一次对数学老师的评价表上写的都是“好帅”“太帅了”“帅死了”“男神”,不知道后来有没有领导看见没有。其实认真想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崇拜的的理由,但就是看见他就开心,看见他的动作都会觉得好帅。也许这个就是女生还小的时候对男老师的一种迷恋吧,但她们都很感谢她们有幸遇到个这个让她们迷恋的人。好多人都争着要给老师碰一下杯子。她离老师最近,可没去。因为她觉得她不想也这样,崇拜就该把他放在崇拜的位置上,当然也许是因为她没勇气。

相比之下,班主任的敬酒就简单的多了,他夸了一个女生打扮的漂亮,大家笑了一下于是就喝酒了。她一直喝的是果汁,一方面她觉得不太熟的饭桌她总不值得喝酒的,另一个想给历史老师敬酒的时候她再喝,那是她最想成为的人。

老师走了,大家于是又坐了下来也又安静了下来。后来也有几个同学来敬酒,大多是平时在班里比较活泼的那些。她中间出去一下,碰见了一来到就紧紧抱着她的那个女生,她问她坐哪里,她觉得很窝心。她以为大家可以一起坐一起开心,可是并不是。敬酒的时候一个女生把酒倒了她一些,她于是就喝了一点。

房间里的一小半去过老师房间里敬过酒了,她觉得如果她不去敬历史老师见历史老师一面的的话她会很遗憾的。倒了一辈子的啤酒,她拉着华仔和最后来的月华就去了。其实走到那跟前的时候她也不好意思,但记挂着要去见历史老师一面,狠了一下心就进去了。最先看见的是英语老师,带了她的儿子坐在那里,很开心地笑着。她碰了一下,就往里走找历史老师。当时历史老师在闲看着。她不想来到却触不到历史老师,很稚嫩地问:“历史老师,你咋不喝啊?”历史老师于是站了起来扭过来,对她说:“慧敏,别喝多了。”她说着:“不会不会”她当时是多么开心啊,她还记得她,而且叫的那么亲切,那是她始料未及的,也是她不敢奢望的。后来她们回去了,走的时候听见历史老师和英语老师在讨论她。她觉得很开心。

又回到那个板凳已是不一样的感情。孩子总是容易满足,她是孩子,所以容易满足。

她定了一下,拿出书包里的手机,看到爸爸打来了电话,于是去了空房间回电话。房间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那边是还没盖好的建筑,钢筋水泥板袒露着。她索性待在那里看那半成品。她还听见从楼下传来了豫剧。她猜着一定是有老人住在那里,老人一般会格外喜欢戏剧些。定了一会,她还是回去了。房间里似乎热闹了些。大家都已不吃了,四五个一起在说着闲话。

她做回位子,解释说出去玩了。大家正谈到专业。李宛说:“我咋觉得咱这么多人学的专业,就你学的没用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文学竟像烟花一样,费钱有没有用。“那怎么办?”她没动多少声色。对于这个话题她只听,不回答。“不过,我喜欢啊。怎么办?”李宛倚着她说。总是太多人说文学没用,而又喜欢它羡慕它,而像她这样真正学的总是特别值得表扬的。接着有人问一个学日语的我爱你怎么说,那女孩说了好长。她顿时觉得还是汉语好,起码短啊。

后来张娇娇来了,早就说好想她,想给她说话的同桌。同桌开始问她和华仔的大学生活怎么样以及她的变化。她打趣并严肃地说同桌变稳重了,华仔说也是。也许因为她是第一个逼问她们的大学的吧!大学,其实就像一个大的我们都想要的东西,等得到了它,就像得到了其他东西一样挥霍它。唉!从小就这样了。

正说着餐馆里的阿姨来赶人了,说是因为她们要下班,不知道我们还要多久不如到另两个房间,先收拾这一个。她们三个并了李宛和刘宇、月华就往最大的那个房间去。华仔走在最前边开的门,可是竟愣那了。她紧拉了一下她说:“咋了?咋不进啊?”大家于是进去了。进去之后才知道进错了。为什么进来呢?房间里有人躺着哭,有人坐着哭,一片哭。她们看了看还是决定走了。正如张娇娇所说的,她们不是一路人。

不舍,因为出了餐馆就各回家了,就真的没有时间再说话,再在一起了。华仔想和她一起回学校再看看,可月华非拉着华仔去买鞋。李宛和刘宇一起要去刘宇家宛。大家一起走了一段,她还是告诉了月华就猛然转身了。又走在这熟悉喧闹的街上,她真的想起好多好多。独自走也好,让她有了可以回忆可以尽情感触的机会。看着自己的脚步,她竟听见有人叫她,回头就看见拽着刘宇跑过来的李宛。她跑过来了,她突然走她是不知道的,那一刻她好感动。

她们三个进了操场,围着操场走了一圈,后来又往里走了一圈。学校真是变了又没变:高三的教室还是贴着红条幅,上面还是写着高三学生的名字和激励自己的话。教学楼还是那个样子。不过她们高三用的楼的旁边多了一个《弟子规》,可在大的竹简上,还很新。

她拍了几张照片,想存一些作纪念。

后来她让李宛她俩先走了,自己坐在学校的石凳上回想着。中间有老师骑电动车过去,回了一下头。

                                                                                        编辑:冰山雪雁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回来的感言

随机推荐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34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