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 忘 的 岁 月 - 短篇小说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难 忘 的 岁 月

剑客钦君的空间 作者:剑客钦君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7-03-08 22:31:56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序)


回家车上,碰着了一位30年前的朋友,在车上邂逅后,朋友非要拉我去饭店坐坐,无奈中我们走进一家比较简朴的饭店。

傍晚时分,饭店里客人不是很多。坐下后,我首先问我的朋友”现在几个孩子,孩子现在应该是参加工作了“他一脸哭丧的对我说:“我现在还未结婚呢。”

我惊讶地在问他:“你们不是那时两个人在恋爱吗,可为什么没结婚呢?”

朋友对我一笑说:“我知道说谁了,你说我和慧兰吧,我们毕业后就没有联系了。”

我诧异的在问他:“你们当时不是挺好的,为什么就没有走到一起呢?”

服务员一声:“老板请点菜吧!”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随便点了几个菜,服务员忙着准备去了,我和朋友接着刚才的话题聊了起来。我的朋友名叫陈刚,是我初、高中的同学,在初中时我们都是班委成员,他担任学习委员,我担任文体委员,而慧兰是语文课代表,由于班中的工作关系,他和慧兰平时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慢慢的听同学说,他和她在谈恋爱,我当时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在一次体育课时,验证了同学的传言,是的,他和她确实在处对象,当时我们都还小,一个十六七的孩子那懂这些呢。两人一直到高中是毕业时还在处着......

在我参加工作后,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只是听同学说他和她都去了四川的另一个城市(因为他和她都是随军子女)之后,杳无音信。

菜上齐了,酒斟满了,我们边吃边聊了下去。原来,陈钢和慧兰都随父母亲去了另一个城市后,在参军不久后就和慧兰分手了,新疆某边防哨所当兵十几年,虽然在提干后,经人介绍成了家,可因为两人性格不和在结婚2年后离婚了。慧兰的父亲在一次施工时光荣牺牲了,也顶替父亲参了军,上了护士学校,并没有和陈刚结婚,而是和另一个不相爱的人结婚,而且已经有两个孩子。

我问陈刚,离异后,为什么不再婚,陈刚一席话,让我惊叹莫疑。他说:“自和慧兰分手后,对慧兰的思念就永远未断过,虽然和另一个女人成了家,但内心永远把这个女人和慧兰比,比她的温柔,比她的贤惠,比她的温存,可就是比不上,因此,我们的感情永远没有好过,所以,结婚两年就离婚了。”

我纳闷的问陈刚:“为什么不再婚呢?”

他苦笑着说:“自和慧兰分手后,在没有能和慧兰相媲美的女人,我情愿不娶,也不能抹去我对慧兰的感情,我可以一生不娶,但我对慧兰的爱,是我一生的追求,我等着......

一顿饭功夫,让我对陈刚的婚姻状况有了些许的了解。谈话在无奈的道别声中结束。

我回味着陈刚那句话。“慧兰的爱,是我一生的追求,我等着她。”一个多么痴情的男人,用一生去守候对慧兰的爱,值得吗?

倔强的性格使陈刚一生再未婚,永远的思念和等待,使陈刚把爱珍藏。

 

  子(连载1

 国庆节前夕,一个深秋的夜晚。

 “叮铃铃”一阵轻脆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喂,你好”耳机里传过来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老同学,怎么把我忘记了吧?”

我在纳闷,这是谁呀?

“我是陈刚,昨晚刚从成都回来,现在雁靖宾馆。”

我急切地问:“你真是陈刚吗?”

“是的”陈刚说:“你现在有时间吗,过来聚聚了。”

“上次匆忙见面,就杳无音信了,你从什么地方又冒出来了。”我说。

“老同学,不好意思,上次因成都有急事,没打招呼就回蜀了,今天回来一是看看老同学,二是和家乡有个项目要谈,我知道你是搞铁矿专业的,所以从同学哪里打听到你现在的号码,怎么,能过来聚聚吗?”

上次一顿饭的邂逅,大概知道陈刚一些情况,今天这个电话,还真让我喜出望外。

“今天我可能过不去,明天早上咱们见了。”我说。

陈刚道:“好吧,不见不散,拜拜。”。

一晚上,长夜难眠,不等天亮,就准备去宾馆和老同学见面,还真迫不及待了。

第二天,当我打车在宾馆见到陈刚时,虽然离上次见面几个月的时间,可陈刚却变得神采奕奕,让我差点不认识似的。

一阵寒嘘后,老同学见面,关心的是他的生活和家庭怎么样。当我问起这些事的时候,陈钢显得漫不经心,有意岔开话题。可我和陈钢是老同学,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非得让他把与慧兰的情况全倒腾出来。

陈钢见我紧追不放,也只有把他和慧兰从恋爱到分手的前前后后,向我做了个真实的汇报。

“你和慧兰在我们上高中时,就不是有关系吗?”不等我说完,陈钢和我聊起了他和慧兰那些往事…….

 

往事的记忆 (连载2

 

那是在1975年,一个严寒隆冬刚刚来临的季节。

陈刚和慧兰随父亲的部队,来到成都某部家属院安顿下来。他俩因为高中还未毕业,父母都联系了地方的一所中学,准备完成学业。可那时的学校,文化大革命受“四人帮”“读书无用论”的干扰,上学也就是瞎混,每天上课不教书,不学习,不是学工,就是学农,不是打扫卫生,就是积肥,栽树,学校不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却成了学工学农的前沿阵地。不管怎样,好歹他俩都混到高中毕业证。

高中毕业后,陈刚和慧兰待在家属院待业分配。每天晚饭后家属院外对面的小山丘树林成了他两个约会和见面的地方。那时谈恋爱搞对象,不像现在这样卿卿我我,谁也不敢越过雷池半步,连最起码的拉手的小动作都得有很大的勇气。两人的见面,也只有停留在喜欢对方、有共同的语言和投机的话题。

十月的一天。陈刚接到入伍通知书,要去新疆戍边卫国了。

消息传到慧兰家里,她既高兴又难过。虽然她俩在一起上完高中,偷偷摸摸的在晚上吃过饭后约会,从来都未分开过,可这次时彻底的分开,还真让她难舍难分。她乘家里父母看电视的机会,偷偷溜了出来,径直超家属院外的小树林走去。边走边想,陈刚这时应该在那里等她了吧。可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让人琢磨不透。慧兰在小树林足足等了两各小时,陈刚却未来,灰心丧气慧兰也只好的回家。这次的等候,也是陈刚和慧兰今生的遗憾,也留给陈刚一个无期的思念。

   我纳闷?“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去小树林呢?”我问陈刚。

  他接着我的话题,意味深长说,“我是准备去的。那天,父母因为我去新疆当兵,母亲怕我一个人在外当兵受罪和父亲吵了起来,望着母亲泪流满面的脸庞,我的心就要碎了,也不敢在那种场合下溜了出来。”自那以后十多天,陈刚再也没有走进那片每晚向往的小树林。

新兵入伍的那天,陈刚穿上刚发的军装,显得格外精神。当队伍开拔去新疆走得一刹那,陈刚想起了慧兰,为什么她还不来呢?站在闷罐的火车门口,两眼望穿,可就是没有慧兰的影子。陈刚失望了,情绪有些低落。可这时的慧兰,只是在车站的一个角落里偷偷的望着即将远去的列车和离别的陈刚。送别不敢往前去,流泪不敢往外流,有多少嘱咐的话,都没来得急说……,陈刚就这样无声无泣的走了。

 

往事的记忆 (连载3

 

经过四天的火车颠簸,陈刚和战友们到达了新疆西部的一个山区------新兵训练营。

  初来咋到,几天的新兵训练使他无遐顾及慧兰的任何消息。

三个月下来,他刚强的个性中那种骄傲,傲慢的他的心在颤抖,在窒息。在无声的等待中消磨新兵训练的日子。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新兵连通信员小张过来喊他说:“连长让你去连部一趟。”陈刚简单的整理一下军装,径直超连部跑去。

“报告。”陈刚站在连部门口大声喊到。

“请进。”吴连长接待了他。

放下一茶缸水,向陈刚说到:“有件事情向你了解一下,刚才成都军区后勤处来了一个电话,有位叫慧兰的姑娘,你认识吗?”

“认识,她是我同学。”陈刚回答道。

连长接着陈刚的话说:“她在电话中问询你的情况,并让我转告你,她父亲在云南边陲的一次施工中发生事故已经牺牲了,她已经顶替父亲参军了,现在在成都军区某护士学校学习,这是她给你留下的地址。”陈刚接住小条,可眼睛已热泪盈眶了。

从连部出来,望着熟悉的字迹,陈刚的心在沸腾、在跳跃、在激荡。

   一边往宿舍走一边在想,慧兰的讯息使他无比激动,恨不得马上飞到她的面前,倾诉几个月来的思念之苦和彷徨。

 兴奋的陈刚,找出纸和笔,给慧兰发出了第一封、第一次别离后的短篇“情书”。

 “慧兰:你好。

惊闻你父亲殉职,深感悲痛,希望你节哀顺便。

作为同学不能在你的身边,为你分担痛苦而感到遗憾。从连长哪里得到你的消息,今天匆忙的给你去信,祝你学习进步,身体健康。

  那天我不能去小树林,肯怕你等急吧,我父母亲因为我参军吵架,我不敢轻易出门了,怕我父亲再生气,在此向你道歉。可在我出发前的列车上,我找寻了整个车站,也不见你的面,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所以不敢给你写信。请你原谅。我现在还在集训,还未下连队,请多联系。1975.12.30

   第一次的书信发出后,陈刚每天在早操后,都要问问小张:“有我的信吗?”两个星期过去了,慧兰的复信还是杳无音信。陈刚等待着,等待着.......

           

 热恋中的陈刚(连载4

 

1976年新年刚过不久,陈刚新兵集训三个月后,被分配到一个边防矿山担任警卫任务。每日紧张的警卫任务,比起新兵集训来可是轻松的多了。

那天,当他一走进这个矿山,被这沸腾、繁忙的建设景象给吸引住了。夺目而去的是一幢幢高大的楼房;崭新的住宿区被雪白的“银世界”笼罩,像铁塔一样似的矗立在那里,更显得岿然巍立;刺破青天的箕斗道像一把利剑直插云端;劳动的号子声、机器的马达声、开山的放炮声、运矿的汽车轰鸣声汇成一片,相接连天。这些迷人的图案使陈刚暂时的陶醉了,顷刻间,思念慧兰的心情得到了缓解。

每日2个小时的站岗、执勤,是他最寂寞的时候,每到此时,思念之情油然而生,他盼望着盼望着慧兰的只字片言,无奈的等待折磨着他,煎熬着他……

一天刚执勤回来,分队通讯员叫住他塞给他一个信封、一张调令通知书,通知书拿在手里顾不上看一眼,赶忙看着信封,慧兰来信了。心头的喜悦,急切的打开那张盼望已久的温暖书片。

慧兰的信怎么写的?我急切的问陈刚。

陈刚说:“那是她在我参军离开成都后第一次和我联系,信中内容大概意是:父亲工亡后,她也参军上了部队护士学校,对陈刚的埋怨不该走的那样匆忙,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留下,但在慧兰心中还在想念陈刚,希望我好好在部队干,争取提干,并约定在可以探亲时面谈两人的关系问题。”

就这么简单啊?我又问陈刚。

“是的,自从那封信后,我们两在以后的多次来往书信中,互相倾诉爱慕、思念之苦,感受着恋爱甜美的幸福。就是从那天开始,我被调到部队宣传部,担任干事,也有时间和慧兰来往书信了。就这样来往通信有多半年的时间,我们的恋爱比在上学时有了新的飞跃,什海枯石烂,什么终身相依,什么海誓山盟,什么情定终身,什么唯我不嫁,什么相爱永远这样的字迹每次都是我和慧兰在信中的词句,那些美丽的,爱的词汇从来没有那样的甜蜜和温馨。”

“既然你俩那样好,可为什么没有走到一起呢?”我紧追不舍的追问陈刚。

陈刚捋起袖子看看表,走走吃饭去,现在都中午1点多了。

我情不自禁的望望他,只好跟着他一起出门。

 

热恋中的陈刚(连载5

 

宾馆饮餐部因为时间已过中午,就餐的客人不多。我和陈刚找了一靠窗户的位置,随便要了几个菜,边吃边接着聊了起来。

“你就没回成都看过慧兰吗,就没见过面吗?”我说。

“怎么没有?”陈刚盯了我一眼,接着和我讲起那段刻骨铭心的恋爱“季节。”

76年秋初,陈刚的宣传工作很有起色,反映部队训练生活、守卫边疆的摄影作品接连二三的在军区的报纸、杂志上发表,为此,军区为了培养基层干部,提高基层的文化生活,在军区举办了摄影培训班。陈刚作为一名摄影者,有幸参加了这次培训,并且也能和成都上学的慧兰见个面。

几天的培训很快过去了。陈刚回到那况别近两年、即熟悉而今陌生的家属院。

傍晚,在离开两年后,便早早的走进那片让他魂牵梦绕的小树林。树林依旧,人影不显,他急切的等着慧兰。时间滴答滴答的一份一秒的过去,可慧兰的身影此时在那呢?

得到陈刚的回成都的消息,慧兰的心在激荡着、涌动着…….

那天,她提前回家吃饭,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和母亲说,学校有事,就迫不及待的朝小树林走去。

陈刚和慧兰的见面没有电影中那种温存和激荡,简单的问候过后,两颗心终于碰撞在一起。也不像如今那“你爱我吗,我爱你”那样卿卿我我的甜蜜。在陈刚的讲述中,我感觉到那天他俩的会面有温馨,有欢乐,有思念的话语,也有对爱人的埋怨。那晚,一个小小的树林把两颗爱的火花在撞击,在缠绵,在延续。那晚,俩个痴心不改,爱心不变的男女,发生着他们应该发生的一切。

约会很晚,很晚。凌晨四点多,陈刚把慧兰送到学校门口,不得扶着慧兰从墙头翻进学校。

陈刚就要启程回部队了,慧兰和他都依依不舍。本来发车的时间还早,两人一早就来到车站,相守那离别前的分分秒秒。

一声汽笛,划过长空,划过慧兰的心。就是这一声汽笛把俩个相爱的人像天河一样隔离,一样的固守相望。

饭没吃几口,全神贯注地听着陈刚的讲述,服务员的催促声,把我们的谈话打断,也只好回房间再叙。


        消失的鸿雁(连载6


回到房间,陈刚沏好茶,给我端了过来,我对他说:“你和慧兰是为什么没走到一起呢?”

陈刚对我说:“我和慧兰的热恋在我会部队以后,那是鸿雁传书,一月两封通信,互相倾诉着喜欢对方的爱意,使我们的爱情在延续、在升温。直至到76年底,慧兰给我来了一封信,说:她母亲给她介绍了对象,是军区参谋长的儿子,现在云南边防某团当副营长。问我怎么办?我给她回了信,让她和母亲把我们的事挑明了。可谁知道,这封信寄出后,我一连两个月都未收到慧兰的来信,77年初,我给她去过几封信,可如石沉大海,从此慧兰和我断了信息。”

“你就没问问你家里慧兰的情况吗?”我疑惑的问陈刚。

“年初,我在给家里去信时,向我母亲询问慧兰的情况,我母亲来信告诉我,慧兰家正给慧兰操办婚事,看着母亲的来信,我的心都气炸了。”陈刚接住我的问话说。

自母亲来信后,我又给慧兰去过信,很想问个明白,慧兰还是未回信。慧兰为什么这样做,难道我们六七年的感情就这样毁灭了吗?我执着的爱,这就有被欺骗吗?”陈刚说道这里有些激动。

我对陈刚说道:“可能慧兰有难言之隐吧。”

陈刚猛吸一口烟,说道:“在当时,我没有这样想过,一连几天我工作我头绪,饭都不想吃,总是迷迷糊糊的,连死的心都有呀。”

“是的,在分手后,谁都有这样的心情,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接着说到。

“在1977年五一节快到的日子,我突然接到慧兰给我的一封信。”陈刚说到这里,两眼噙满泪水。
   
“她怎么说。”我问道:

这么多年,我已经淡忘了,大意是她结婚是母亲被逼无奈,当她母亲知道和我有关系时,曾大发雷霆,慧兰也和母亲大吵几次,也曾想出逃到新疆来找陈刚,可还是被母亲的威逼之下和一个从未爱过的人在五一节就要结婚了。慧兰说:这是她偷偷的给我来信,也是最后一封信,以前,陈刚的来信,在慧兰毕业分配到医院以后,都被母亲没收了,因为父亲去世,母亲的思维有点神经质,所以只有默认这样的结局,希望我以后找个更好的。我们相爱,可也是有缘无份,两地传书,用文字记忆下曾相爱的日日夜夜。”

“你就没有回去找过慧兰,毕竟你们相爱那么长时间,慧兰就这样和你分手了。”我情不自禁的追问道。

“说起那段渺茫的日子,我不想提起它。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那些日子,是我最痛苦的日子。好了,好了,今天我们约了几个在这里同学,走,走…..去见见老同学们,改天再聊吧。”

走在路上,我回味着陈刚刚才的那些话,是什么让这一对相爱的人分手呢……。我期待,我等待陈刚的再次诉说……

 

      诀别的约会(连载7


同学的见面聚会进行的很晚,很晚。聚会间每当同学们问及陈刚的家庭和孩子时,陈刚总是用其它的语言敷衍过去。他的内心世界,只有我这位最知心的朋友了解和懂得他的爱的痛苦和悲伤。可他又能向谁人倾诉呢?

带着几丝醉意,我们回到宾馆。这样的处境和心情,我不敢也不能向陈刚询问此事的结果。可陈刚不等我说话,就说:“我知道你想清楚慧兰是怎么和我分手的?今天,我们兄弟打开天窗,把心里的苦闷说给兄弟听听我多年来无人知痛的哀伤。”壮着酒劲,陈刚滔滔不绝的和我倾诉着那悲痛欲绝的诀别的约会。

1977年秋季,陈刚休探亲假回到成都,回到那不愿想起的家属小院。回家几天了,在家属院中都未曾见到慧兰,也不敢去慧兰家问询慧兰的消息。只有每晚吃过晚饭,独自一人不经意的走向小树林。

连续几日都是静静的等待着奇迹的发生。这样的日子真让他受尽了思念的苦痛,饱受着和慧兰分手后煎熬。

一天,从妹妹的口中得知慧兰的工作的医院,可他不敢轻易去找慧兰。好在母亲患感冒需要去医院看大夫,便陪着母亲到医院看病。当陈刚陪母亲看病等待输液拿液体的一瞬间,熟悉的面孔从她面前经过,那种想见又怕见到的慧兰,此时,也为此惊讶和尴尬,一瞬间的停留,对陈刚来说真是喜出望外。面对从前的恋人,他无言以对,只是轻轻点头,微笑一下,算是打个招呼吧。

母亲输完液,正和陈刚走出医院大门时,慧兰清脆的一声“陈刚,你等等。”陈刚返回头,见是慧兰问:“什么事?”慧兰追过来,伸手递过一个纸条。陈刚打开纸条一看,那熟悉的字迹就在眼前。“星期六晚上700小树林见。”看完纸条回头寻找,慧兰的身影已从他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星期六晚上六点多,陈刚在家胡乱吃了点饭,便朝小树林走去,这次的等待,是和慧兰恋爱以来的多少次,陈刚记不清,可慧兰的呼吸和体肤的味道,他记忆如旧。温馨的小树林,曾是陈刚和慧兰爱的见证,也曾有过一段温暖的爱恋,也曾留下一份爱慕的相拥,也曾把爱的种子播撒耕耘。

陈刚寂寞的等待,慧兰终于来了。两人见面后,再没有从前的拥抱和相拥,顷刻间,只有两眼看着对方,互相都觉得陌生。

“我今天来,是向你赔罪的”慧兰说道:“我们两从高中至现在已经有四年多,从来没有过象今天的陌生,我喜欢你的性格,喜欢你的刚毅,喜欢你的倔强,可命运就是作弄我们。我们两的事,我母亲不同意,为了弟弟妹妹能有个好的学校,也为了家里有人能帮助我们,我别无选择,只好向母亲妥协,虽然我们相爱几年,可真正的在一起也只有高中那段日子,那是的我多么纯真,多么向往,尤其是对你陈刚充满爱恋,可现在我不能,也不允许我不管家里的处境。”说道这里慧兰泪如涌泉,声泪俱下,泣不成声了。

站在对面的陈刚听着慧兰的诉说,不由得走上前去抱住她的双肩,安慰地说道:“我清楚了,你也不要赔罪,你父亲出世后,你在家里是你母亲唯一的依靠,我不怪罪你,只是你和一个不想爱的人在一起幸福吗?”

慧兰接着说到:“我知道你的性格,宁让自己在心里流泪,也不把悲痛说出来。陈刚,即使我们这世不能做夫妻,下辈子我报答你吧。你是我今生唯一爱过的男人,也是我的初恋和初春的见证人,我希望你找个比我好的女子结婚吧,我们真的分手吧,以后还是好朋友,可以吗?”

陈刚听着慧兰悲痛欲绝的语言,心在颤抖,两眼噙着泪水,一边安慰她,一边心痛的说道:“慧兰,你不要说了。我对你的爱,你是清楚的,四年来,我们虽然不在一起,可我对你的爱,有高山和鸿雁作证,我会等你的,我永远等着你。”

那夜,陈刚和慧兰相拥,相抱,痛苦,悲泣的恋人就在这相拥,相抱,痛苦,悲戚中依依不舍,难舍难离。在相拥,痛苦中默默无语的离别。

当陈刚和我说道这里时,虽然时隔多年,可他还是泪流满面,泪洗双颊了。

“现在的慧兰怎么样了,你两个现在有联系吗。”我紧追不舍的问陈刚。

陈刚接着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到挺感兴趣的。”

我无法再让陈刚说下去,窗户上的阳光已射进我们的屋子,我只好作罢,等机会去探询了。


苦涩的婚姻(连载8


我和陈刚睡到中午时分,在宾馆餐饮部随便吃了点饭,相约去看我们的高中班主任-----王老师。

走在路上,闲言碎语中聊起他的婚姻,陈刚显得一脸沮丧,不愿谈起这段苦涩的婚姻。可我宁是打破沙锅问到底,他不得不和我道出了和慧兰分手后和另一个女人结婚的那段烟消云散的往事。

1978年国庆节,陈刚经人介绍和部队首长的女儿雪华结了婚。这段婚姻本来没有感情基础,在匆忙中潦草结婚,双方对对方都不了解,再加上陈刚虽然在机关高宣传工作,可必须到基层采访和采风,一个月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够一周。成天的下基层,对雪华也是种残酷的折磨,每晚孤身一人守着空房,寂寞的她,一开始还能到父母家吃中午饭,晚上回家,半年后,她再也承受不了寂寞无聊的夜晚。好不容易盼到陈刚回家,可陈刚回家后忙着工作,几乎回家就是吃饭,

或者回家也是忙工作,这样给雪华的折磨越来越深。经常因为芝麻蒜皮的小事和陈刚吵架,陈刚受不住这种无休止的战争,干脆就是不下基层也不回家了。两人的婚姻维持不到二年,就分道扬镳了。

陈刚婚姻的失败,对他心灵的创伤不只是对自己的伤害,而且也对雪华留下了永恒的伤。

从此后,陈刚不管是战友或是同事熟人在给他介绍对象时都婉言谢绝,闭口不谈结婚和组织家庭。

当陈刚和我聊到这里时,我纳闷的问他:“你伤害的不只是慧兰一人,还有雪华。”

陈刚回答道:“是的,没有感情基础的爱情,是永远不能长久的,虽然我伤害她,可我永远不牵挂她。然而,我现在牵挂的的慧兰。就是现在她为别人妻,我还是珍惜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我会把对慧兰的爱永远珍藏。”

“那也不至于一辈子守着这段爱,永远不结婚吧,何苦呢?”我插话说。

“看来,现在你对我还是不了解吧,你有红颜知己吗?”陈刚反问我。

“这和红颜知己有相干吗?”我接着对他说。

“红颜此身一个足矣,那就是慧兰。”

就是因为陈刚这倔强的性格,陈刚守着这折断的翅膀,把对慧兰的爱永远珍藏在自己的一身一世的思念中。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了王老师的楼下。顷刻间,我对陈刚的性格又有了新的认识和见解。 顷刻间,对陈刚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这就是陈刚那段难忘的岁月。

 后记:同学陈刚的故事共写了连载8篇。第一次用连载形式写故事还是尝试,感觉到文字文学不是那么轻而易举事情。还得学习和勤奋努力。有成功,有失败,有激情,也有沮丧。

在此期间,感谢论坛朋友的辛勤支持。感谢朋友们那真挚语言和感动。井底之蛙,不自量力,欢迎朋友们直言不讳提出指正和点评。

   剑客再次感谢朋友们。献丑了。

【责任编辑:离岛晴空】

    


相关美文阅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难 忘 的 岁 月的感言

随机推荐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55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