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节女人(原创) - 短篇小说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竹节女人(原创)

一抹绿意的空间 作者:一抹绿意 [ 我的文集 ]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6-11-11 17:21:04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竹节女人
  
  原创作者:一抹绿意qq240012649
  
  “我给你看点东西……”徐苦竹脸上微微泛着红晕,且又一本正经地,边说边牵过雨田的手,来到自己的课桌旁,随即从自己的抽屉里掏出一本日记本给雨田看。“不到一个月,我们就要分别了,这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雨田看见本子上的这行字下面,徐老师用红笔赫然写了批注:“社会是复杂的,你的头脑也应该复杂一点……”雨田这才隐隐知道,原来同学徐苦竹谈恋爱了。
  
  “我们?徐苦竹心中我们是指谁呢?”雨田脸上闪过一丝惊奇。徐苦竹捂着双手,凑到雨田耳边:“他就是广生!”雨田这才隐约感觉到了:徐苦竹和李广生谈恋爱了!当然,她就只知道这么多。雨田的父母,一心想她能考上中专,跳出农门。雨田满脑子就知道读书这点破事儿。当她第一次听到自己身边的同学恋爱的事情,心中不免觉得有些新奇的。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中考结束了,不多久,中考成绩也揭晓了!上了中专的:康木和工戊考取了华师,雨田去丽市读书,子波因成绩一貫优秀,提早被保送,也是到华师。被录取中专的四人,户口农转非,捧到了铁饭碗。接着,再按重高、普高、职高,根据考分依次从高到低录取。未被录取的就先回家自行安排。
  
  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无论是交通,还是通信方面,都还不够发达,写信互通成了交往主要方式。初中毕业那阵子,大家各奔前程,有的同学继续为学业,有的便开始忙学手艺……在那样的大环境下,同学间若要相互建立起联系,那是需要多大的缘份!雨田到了遥远的他乡求学,更是像把自己封存起来,几乎断了大部分同学信息。毕业后,能和同学联系的,真是少之又少。雨田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收到徐苦竹的信,知道苦竹在义卫(当地的一所职高)就读,那个她心心念念的广生,在以后的信中,也是一直都未曾提起。倒是说一个叫童明的男孩,好像因她,扯出伤人的事了……就这么简单,详情未叙。
  
  光阴荏苒,四年时光是短暂的,雨田完成了学业,走上了工作岗位。说起那年代,中专毕业生,工作是包分配,且常常按照哪里来,便回到哪里去的原则,分配工作单位。雨田很自然地回到了新乡工作。此时,徐苦竹已早于雨田毕业,在泉乡医院做临时工,当护士。距离近了,雨田和徐苦竹的交往,也比在校时更频繁。她们互相写信居多,逢年过节,也会抽时间相互看望。
  
  有一天,雨田接过邮递员手中的信,随即拆开,是徐苦竹写来的信。信的格式未变,照例问候,直奔主题:“这次来信,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我要结婚了,他叫周贤,和我同单位,大我8岁,我很爱很爱他,他也非常疼爱我……我们不办酒席了,打算下个月去北京旅游结婚……”信的结尾:“雨田,你见信一定感到意外,因为我这决定很匆忙,时间紧,信中不便细细说,过几天,你来看看我,我有很多话,等我们见了面再详谈……总之,雨田,我第一个告诉你,你一定要祝福我哦!”雨田读完信,心里还真闪过一丝丝惊讶。
  
  周末,雨田坐上了去溪镇的客车,一到站,见徐苦竹已在车站等着。徐苦竹一把拉过刚下车的雨田:“雨田,我户口买出来了,要一万五,现在我也是居民户了!因为周贤是全家居民的……”两人边聊边走,很快走到了泉乡医院。
  
  徐苦竹住的是医院单间宿舍。雨田的到来,也让她在那间小屋忙开了,倒水沏茶,烧菜做饭。徐苦竹一边忙乎,一边拉扯:“……周贤本来要跟人结婚了,他们办酒之事,家人都己告知亲戚,周贤他家里豆腐都已做好,三天后请酒……”
  
  菜在锅中烧,徐苦竹在旁看着,说起周贤的家境来:“周贤很早就没爸了,他妈是个医生,他妈退休后,周贤顶了妈妈的职,当了医生,分配到这里工作。我们在一起工作,我觉得他人很好,对我也很好。”
  
  徐苦竹不时掀开锅盖,翻炒起来:“听说周贤要结婚,我心里真是难过极了。他和别人结婚,我真的不想活了。可他结婚的日子择好了,他说也没办法了。我叫他跟妈妈说要退婚,和我在一起,他不肯说。我就告诉他,那我去跟他妈说说,他默认了。”
  
  “我到了他家,跟他妈妈说了,我和周贤很好,这辈子我们要在一起。他妈坚决不同意,说我家里豆腐都做好,亲戚也叫过了,没办法了。他妈就那样坚持着,我就那样在他家坐着……‘反正这辈子我就要喊你奶奶了,亲戚那里我都会和你一起去讲的……’我就让周贤妈同意为止。”这时,徐苦竹长叹了一声:“我真佩服自己的勇气……”
  
  吃饭时,饭桌上聊;睡觉时,躺床上聊。徐苦竹满脑子装着结婚的事情,满嘴说她和周贤的故事,说周贤退了婚,不好意思再马上和她办酒席宴请,所以他们选择了旅游结婚。说半夜翻墙,来到她房间的事……雨田听着徐苦竹的诉说,也记不清那晚她们聊到什么时候,啥时睡着的。
  
  回程的客车上,雨田碰到了老熟人吴华。雨田常常坐客车,而吴华是跟随在客车上当售票员的。一来二去,雨田和吴花车上见面多了,彼此话语多了,感觉你我投缘了。吴花在车上告诉雨田,要介绍她认识一个朋友。
  
  过了几天,吴花来到宅许村,真的和那叫汪木的朋友,同去了雨田家串门。话说宅许村有条小溪,在村子中央缓缓流过。雨田在溪的这边,汪木在溪的另一边。从此,汪木骑着那辆28寸凤凰自行车,常常去溪的对岸……就这样,汪木成了雨田家的常客。一来二去,雨田和汪木有了超越了朋友之间的那一层……
  
  三年后,雨田和汪木领红本本了。雨田跟随汪木,来到了县城工作。此时,徐苦竹仍在泉镇上班,但她已是三岁孩子的母亲。雨田听苦竹说过,她的儿子周冬从小就是婆婆帮她带的。义城与泉镇,一个县城,一个乡下,但相隔不远。徐苦竹和雨田各自忙活,见面时间不算多。每每在苦竹回城时,会主动联系雨田。雨田就住在徐苦竹对面的振兴路,两家隔溪相望。她们偶尔一起闲聊,逛街买买衣服。
  
  时光就这样缓缓流淌。一日,徐苦竹打电话给雨田,“我今天回下溪了,今天你陪我去买皮鞋,好么?”雨田满口答应:“好!好!”
  
  徐苦竹见上了雨田便道:“我想买一双军用皮鞋,到溪南一家店里买。”很快地,她们进了一家皮鞋店,店面并不大。徐苦竹的目光横扫了整个店里的鞋子,指着一双军用皮鞋问:“这双多少钱?”营业员就报了价,并无其他多余的话语,也没向顾客介绍什么鞋子。雨田心想,这做生意的真不够热情。“钱我付给你老公好了,你老公和你讲过了吧……”那营业员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徐苦竹拎起新鞋子:“雨田,我们走!”
  
  原来徐苦竹和店主熟啊,还没等雨田反应过来,她们已经走出了鞋店。徐苦竹凑到雨田跟前说:“这个是广生的老婆……”
  
  “啊?”雨田本能地回应了一声,这广生老婆也太不爱说话了吧!
  
  “这样的……”徐苦竹解释道:“广生老婆怀孕的时候,恰巧他们来到我们医院做产检,广生向老婆介绍过我们是同学,孩子也在我们医院出生的……”
  
  雨田听徐苦竹这么一阵说,心想,同学嘛!同学能帮忙,算缘浓情浓!雨田没多说什么,也没去多想,要知道,她可从来都是不爱节外生枝多点什么事的。
  
  时光辗转,徐苦竹的儿子周冬,要结束幼儿园的生活,到士业小学上学了。徐苦竹想为儿子择班,为儿子选个好老师。这事儿,徐苦竹知道雨田能帮上忙。雨田真的帮忙了,让徐苦竹如愿以偿。徐苦竹满心欢喜。打那以后的日子,雨田能关照到周冬的,也都去做了。后来,徐苦竹还替广生说事儿,托雨田也帮广生的忙,同样为儿子的择班择师的这事儿。雨田也同样乐意帮上了广生的忙。为此,广生约请三人一起吃饭。
  
  ……
  
  那年春天,正值发生“非典”疫情。在武西路上班的汪木外地出差回来,他关切地对雨田说:“你陪孩子三楼住着,我先到四楼住几天,听说这次疫情非同一般,我们一起出差的同事都说,和家人先隔离几天。”
  
  话说汪木,除平时正经八儿在武西路那单位上班外,还伙同闻景在北山路开了家xx策划公司。刚刚头一年,闻景夫妇和汪木夫妻四人共同商定,以汪木的老爸名字注册公司,因为他老爸有残疾症,办公司可以免税……
  
  汪木一边忙单位的,忙公司的,一边以雨田名义贷款造新房……那年夏天,高温天气特别多。汪木的爸爸妈妈带着小孙孙,回桃城镇去避暑了。
  
  炎热渐渐退隐,夏天即将过去。一叶报秋,树上叶子已经开始泛黄。谁也不曾料到,谁也不敢相信,汪木和雨田竟然分开了!他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要知详情,且听后文分解。
  
  话说分手后的雨田,日渐消瘦的她,常常去下街阿珍布鞋店散散心。一日,雨田接到了广生的电话:“雨田,我有点事想问问你,你在哪?”
  
  “我在下街。”
  
  “是不是阿珍店里?”
  
  “是的。”
  
  “我等下就到店里凑你。”
  
  “好吧!”
  
  没过多长时间,广生就来到阿珍店里。雨田问:“什么事?”
  
  “听说你和老公分了?你老公是胖还是瘦?”
  
  “咋了?你问这干嘛?”
  
  “头几天,徐苦竹说要和我分手了。”广生顿了顿,“她摸着我的肚皮说,‘你好减肥了,太胖了,我已经找好一个瘦的了……’我想问问会不会她找的人就是你那分开的老公?”
  
  “瘦的!”广生这么直奔主题,雨田很感到意外!这一声似乎是本能地回应。
  
  “那就是他了!我好多次听徐苦竹讲起你老公,后来很多话,感觉她和你老公混一起了!”广生满脸火气:“她是个婊子!戏子!骗子!疯子!这样形容她,太恰当不过了。”
  
  雨田一脸惊愕,她和汪木才分开几天啊,顶多个把月吧?那个曾让她陪逛街的,貌似以心相待的老同学徐苦竹,竞然是人面兽心的渣女?!雨田回忆起她和汪木分手前,汪木一反常态的表现,想象其中的原因,心里滴血……
  
  “我断定,她一边和我一起,一边又和你老公好上了!你知道么,我为什么心里这么火?反正只有你和阿珍在,我们都是老同学,既然捅出来了,我也就不瞒你们了:其实我和徐苦竹在一起,连头搭尾算起来,大概也有十年了,我这些年多少钱花她身上了……”
  
  雨田真是听傻了!要知道徐苦竹在雨田面前,总是显出夫妻恩爱有加的样子。徐苦竹那大她八岁的丈夫周贤,在雨田的心目中是个话不多,由徐苦竹该说说算了的人……雨田心想,莫非徐苦竹就是别人常说的“心机婊”?
  
  “徐苦竹就有那么空么?你不是在乡下办养殖场么?”一旁的阿珍插话。
  
  “我们在义城租了房子,每次我们想在一起,我就在养殖场喂好饲料,买好菜,烧好晚饭,等她回租住处吃,反正她骗家人在医院值夜班,如今她又背叛了你这曾经的小姐妹……”
  
  “广生,那你老不管你么?”阿珍又问道。
  
  “她知道的,但管不了我,所以我和老婆也都不在一起……”
  
  雨田听着广生把话抖完,她一直沉默不语,就那样呆呆地沉默着……她说不出心里到底什么滋味……许久,她冒了一句:男人真是犯贱!
  
  过了几天,雨田接到了一个号为1629的电话:“雨田么?我是周冬的奶奶。”
  
  “嗯!”
  
  “我媳妇徐苦竹和你老公好上了。我媳妇真是没救了!我儿子说她已经没药医了。你和她那么要好,她怎么能和你老公搭上?真不要脸!真不要脸了!其实不止汪木一个,以前有个搞养殖的,是你们同学。这人的老婆,都赶到我家两次,说让我劝劝媳妇。还有康县做厨卫用品的老板的老婆也打电话来,同样说那事儿……我儿子周贤以前自己有个未婚妻,日子择好,家里豆腐做好,准备结婚了的。徐苦竹跑到我家来说,她和我儿子睡过了,这辈子谁也不嫁,就跟着周贤了……这个人脸皮真厚!板一样厚……”
  
  在电话那头,周冬的奶奶一直说了半个多小时才挂电话。
  
  ……
  
  自从雨田和汪木分开后,汪木曾托人送花给雨田,曾让闻景夫妇送信给田:“……雨田,请回到我身边吧!我的胸怀永远为你敞开……”雨田死活不肯收信,闻景老婆聿子读了几句她听的,说回去好有个交代。
  
  “雨田,回来吧!看看妈的面,看看孩子的面……回来吧!”原来是汪木的妈,雨田曾经的婆婆打给雨田的电话。
  
  “汪木身边不是有个人粘在了么?”
  
  “我听别人说那人的pin头老多,那种当婊子的要回来这个家来干嘛……”
  
  婆婆这话……雨田正想着。听得出,汪木的母亲那种怨气,无奈……
  
  “徐苦竹的婆婆打电话来说过,我还听别人也说了……”
  
  雨田和公公婆婆住一起生活的日子,婆媳一直相处融洽。雨田想,那婆婆平时话不多,如今这些话毫无疑问就是逼急了说的。但雨田心里知道,现实告诉她,破镜难圆啊!想到这,雨田心里一阵阵酸痛……
  
  “……徐苦竹差点去死,差点死掉了……”这突如其来的电话,原来是汪木打给雨田的电话,这都分开已三四年过去了……雨田没听懂他在说什么,电话就挂断了。此时,雨田猛然想到广生评价徐苦竹的话:“她是个婊子!戏子!骗子!疯子!”
  
  ……
  
  徐苦竹,人如其名,一个如竹的女人!其感情如戏,节节生枝;为人如竹,其内中空,终了,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责任编辑:书呆子】

相关美文阅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竹节女人(原创)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31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