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云 - 短篇小说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秀云

凤雏生的空间 作者:凤雏生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原创作品 时间:2016-08-20 16:55:24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文/凤雏生  

【一】  

再见到秀云时,她已经开上小轿车。秀云摇下车窗玻璃,微笑地看着我,我也在笑,彼此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很难确定她是否恨我,因为,虽然秀云的眼睛还是那么漂亮,但我已经从中捕捉不到任何信息。几枚枯叶被风卷起,伴随着尘土飞扬吹散了记忆仅有的温度,于是,车子又缓缓前行,驶进秋的最深处。  

秀云是我的初中同学,说确切点应该是同桌。她比我大一岁,体态丰盈、模样俊俏,个头儿不高不矮刚好。和秀云独处我最喜欢做两件事情,要么盯着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个没完,直到她脸红低着头,将眸子藏在长长的睫毛下;要么就是捏起秀云的辫稍在脸上蹭来蹭去,感受若毛笔般的柔顺丝滑。  

在我面前她笑得最多,见她笑我就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哪里有什么开心的事。”她回答。  

“没开心事你还笑?”我又问。  

“因为你笨!”说这话时秀云一脸凝重。  

“呃……”  

你才笨,老师都夸我聪明着呢,我在心里暗暗嘀咕。  

秀云和外婆家住同一个村子,中午放学我经常去外婆家吃饭,每次去的路上她都会给我做伴。有段时间因为临近末考,为了中午抽出时间温习功课,大概有十多天没有去外婆家。  

“怎么不去你外婆家?”下课时她问我。  

“我要复习,过段时日再说吧。”我答到。  

“她让我带口信,说想你了。”秀云低着头,边摆弄铅笔盒边说。  

天气有些阴冷,视线中除麦田透着大片的绿意之外,其余什么都是光秃秃的,没有半点生气,抬起头,就连太阳也脸色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一年当中你最喜欢哪个季节?”途中秀云问我。  

“秋季。”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书上说得真准!”她似乎有些失望。  

“怎么,难道喜欢秋天不好么?”  

“书上说喜欢秋天的人无情。”  

“我可不相信,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  

“春天。”她认真地说。  

“那……喜欢春天的人是怎么个说法?”我还真有点好奇。  

“你想知道呀?”  

“嗯!”  

“不告诉你!”随后是她“咯咯”的笑。  

在外婆家吃过饭,我去秀云家门口喊她出来,她硬让我进屋坐会儿,拉着我的手。从来没有去过女同学家,任凭她怎么热情始终不肯。秀云的母亲打家里出来,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刚抓住个小偷儿。  

“为什么撒谎说外婆想我?”走到村后我问她。  

“难道她不想你吗?你真是笨。”她对我的质问很不屑。  

……  

晚自习,秀云约我去操场,一整天她眼睛通红,也不晓得她找我什么事。  

“你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她站在晚风里,抽泣着,身体有些抖。  

“什么?”我被他问得发懵。  

“我要你做一件事,你敢不敢?”她怪怪地看着我。  

“什么?”我愈发不解。  

“你除了‘什么’还会不会说别的呀!”她生气地跺脚,又说:“抱抱我,好吗?”  

我的天,她约我就是为了这个!抱就抱,怕什么,我上前抱住她,动作非常僵硬。瞬间感觉到体内的温度在急剧上升,心跳加速,血液沸腾。想学电视上的接吻镜头,又怕技术不过关让秀云笑话,正在犹豫,她却主动轻吻我的唇,不过动作很快,如蜻蜓点水。  

“懂了吧,我喜欢你。”她说,眼里闪着异样的光。  

我点点头,再说不懂她该骂我了,其实还真是不懂。喜欢就可以这样,以后能做什么,结婚吗?想想那得多么遥远。  

找一僻静避风的角落坐下,我依旧抱着她,现在才知道,和女生拥抱的感觉真不错,心里暖暖的。秀云告诉我,她是被家人从别处捡来的弃婴,母亲从小就对她管得很严,因为彼此性格不合她们总是吵架。  

我答应秀云,等到放假就去外婆家住,到时她就可以天天陪我。我问她为什么要喜欢我,她说喜欢就是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初冬,迎来第一场雪,飘飘洒洒的雪花将整个世界都还原成白色,我和秀云手拉着手于曾经听尽喧嚣的大柳树下,静静地,欣赏着大自然的原始美。  

“喜欢雪吗?”她问,清澈如水的眸子似是在等待某个动作。  

“喜欢。”我吻向她的额头,然后将其揽入怀中。  

“说说,都喜欢雪的哪些地方。”她腆着脸,嘴角上扬,回以甜蜜的微笑。  

“喜欢……嘿嘿,你的皮肤跟雪一样得白。”我真是佩服自己,上课时偷看武侠小说,其中就有这么一句话,没想到现在竟然给用上了。  

“讨厌,我的皮肤你几时看过。”秀云顿时脸色绯红,就像是喝醉了酒的样子。  

猛然间听到同学的嬉笑声,转过身去那几个捣蛋鬼已经手舞足蹈地跑进教室。终于,班主任找到我,在办公室对我进行“毁”人不倦的挽救教育。  

“你小子,见你平时好学上进,怎么最近也紧跟时髦,听说开始恋爱啦?”说话时别的老师也在,引来众多好奇的目光。这可不得了,父亲曾经是村子里的支书,跟学校好多老师都有来往,并且,我的语文老师跟母亲又是同学。  

“老师,我向毛主席保证,绝无此事、绝无此事!”打死都不能承认,我突然想起四句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可一想这‘后来人’似乎又不对……  

“真的没有?老师眼睛可是雪亮的。这样,我就不找她谈话了,毕竟是个女孩子。你们还小,现在学习最重要,明白吗?”老师听到我把毛爷爷请出来,态度立马缓和许多。  

“那是、那是……”  

班主任没有找秀云谈话,我悬在半空的心有了着落。可是,几天以后,父亲突然笑嘻嘻地问我:“你们班里女同学多不?”  

“男女各占一半。”平白无故他怎么问起这个,我忐忑不安地回答。  

“有中意的就先谈着,可别到时把好的都让人家给抢去喽。”父亲依旧是笑。  

“爸,说啥呀,我还要考学呢!”老子就是老子,明摆着是在套我的话。  

“这孩子,考学是考学,处对象是处对象,要做到砍柴磨刀两不误嘛。花这么多钱供你上学,万一考不上能给我带个儿媳妇儿回来也算你能耐。”父亲亮出底牌,向我表明他的宽大政策。  

……  

“班主任找过我。”去外婆家的路上,我说。  

“嗯,我听说了,好多同学都在传。你怕吗?”秀云忧心忡忡地问到。  

“怕,我是怕你跟着受牵连。”  

“放心我没事,反正也不打算考学,再说当初是我追的你。”  

“你都不怕我怕啥,我老爸还让我带你回家呢。”我逗她。  

“真的?你爸爸这么前卫!”她很惊讶。  

“那可是,他当了十几年的大队书记,有啥不明白的!”我炫耀着。  

“快考试了,你一定要考好,别被他们看扁。”其实秀云说的‘他们’范围很广,有父母、有老师、当然也有同学。  

“你呢?你也要考好。”我说。  

“无所谓,反正我又不考学,就算我学得再好,父母也不会让我继续念书。”她还是这套理论,说着话秀云停下单车,站在路边向远方怔怔地看着。  

“你在看什么?”我也停下车,走到她近前。  

“我在看你还在不在……”突然秀云的表情神色黯然,眼角有泪花闪现。  

“不是在这里吗!你想说什么?”轻抚她凌乱的头发,我柔声问到。  

“你真笨、你真笨……”良久,秀云竟趴在我的肩头哭了,用她白嫩的小手狠命地捶打我的胸膛。  

考试成绩下来,我在班级里名列前茅,秀云高兴地又蹦又跳,中午还给我买了好多吃的。其实她的成绩很差,却好像并不怎么在意。放寒假,在外婆家住到过年前夕,秀云几乎天天都在。呆在一起久了,她在我面前渐渐少了些矜持,多了些大方,甚至于,有时她的大方令我尴尬不已。一个黄昏,我们在河边跑累了停下来休息,她拿出手绢给我擦拭额头上的汗珠,边擦边气喘吁吁说胸口跳得厉害。  

“我的心感觉要跳出喉咙似的。”秀云说。  

“坐下来休息吧。”我随口应了一句。  

“你试试……”还没等我有所准备,她就掰住我的手掌放在胸口。心跳我没感觉到,只是触摸到了她胸前那对宝贝,柔柔的、鼓鼓的富有弹性。我被臊得满脸通红,瞬间乱了方寸。秀云觉出异样,甩开我的手扭头就跑。  

【二】  

正月里除了串门就是串门,我不喜欢热闹,心里开始时有时无地想念秀云。盼望早点开学,盼望重温和她独处的甜蜜。  

终于挨到开学,兴冲冲地赶往学校,很凑巧,在校门口我和秀云不期而遇。目光的触碰,瞬间燃出火花,我冲她摆手,她笑着一直笑到两眼模糊。  

新学期,老师给重新安排位置,我被分到秀云后面,和另一个女同学同桌。接连几天她都不搭理我,跟她说话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很奇怪,任凭我怎样冥思苦想就是想不明白哪里做错了。  

“秀云,借我支圆珠笔用,我的没油儿了。”自习课上,我小声喊她。喊了几遍她都无动于衷,我又用手指轻轻地戳她,边戳边喊:“借我圆珠笔用用……”  

“不给!”她头也不回地说了两个字。  

我听到同桌在偷笑,这态度让我很没面子,正在生气同桌小月递到我面前一支。  

“我多的是!”说着我打开铅笔盒,拿出好几支,把小月晾在一旁。  

“神经病!神经病!”小月骂着自顾抽回手埋头写起作业。  

你不理我,我还不理你呢,有啥了不起,我想。几天的时间,不再搭理秀云,有时实在闷了,我就跟小月谈天说地。  

下午,大雪纷飞,漫天狂舞的雪花就像是一个人扯痛了的思念,在呼啸的北风中肆意宣泄着迷失的情感。放学时,所有人都神色匆匆地离开教室赶着回家,我也是,慌乱收拾好书包,刚要起身,秀云把一张叠成“心”字形的信纸扔到我面前然后就跑开了。我和一大帮本村同学顶着狂风暴雪在路上骑单车艰难地行走,有时风太大我们就推着单车一步一滑地徒步前进。都过完年了怎么还会下这么大的雪,秀云家离学校近,她应该到家了吧,心想。这些天秀云不搭理我,生气归生气,心里还是时刻都在想她,只是不知道要怎样表达罢了。  

回到家,我第一时间就来到卧室,关上门,匆忙打开装在口袋已被风雪侵湿的秀云给我的信:  

为给你写信,我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好伤心。这些天知道我有多伤心吗?肯定不知道吧,因为你就是个笨蛋。我舍不得你,所以才会那样,虽然咱们离得还是很近,可我不想跟你有一点点的距离。多怀念以前同桌的那些日子,真得好怀念……  

看到你跟小月同桌高兴的样子,我的心都碎了。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到认识你之前,我从来都是沉默寡言,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遇到你,我有了牵挂、有了信心和动力、有了爱,“爱”,懂吗?笨蛋。不希望让别人来分享有你的快乐,哪怕只是你的一个微笑,这么说你会觉得我自私,对吗?  

我是个弃婴,他们虽然对我有养育之恩,可是对我并不好。所以,我才渴望亲情之外的另一种情感。渴望归渴望,但我不会去尝试,从来没有,在遇到你之前。我发脾气、对你不理不睬,多么希望你能安慰我,多么想重温被你抱的感觉,而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跟小月说话。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哎吆,谁说秀云学习不济,她的写作能力可是比我强多啦。重新排座位又不是我的主意,再说一前一后的,远吗!我跟小月同桌,总不能不说话吧,就为这个生气。唉,谈感情真麻烦,她总说我笨,我到底哪里笨?我笨,数学竞赛还能考第一?真是!  

晚上我钻进被窝儿,将信放在枕头底下,偶尔会翻出来打开看看,看着看着我好像悟出点什么……  

“中午我去外婆家吃饭,你陪我,好吗?”课间休息时我扔给秀云一张小纸条。  

她没有表态,只是给了个回眸一笑。  

“你比我大,其实很多事情我真的不懂,你就原谅我吧。”路上,我诚恳地向她道歉。  

“……”秀云听后默不作声,过了会儿才抬起头幽幽地说:“懂得太多反而不好,只要你能懂我就足够了。”  

“会的,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要分开。”  

……  

秀云的情况我问过外婆,邻村有一户人家,本来已有两个女儿,他们却躲避计划生育打算再生个儿子,谁知事与愿违生下的第三胎又是个女儿,于是家人便把她送了出去,这个女孩儿就是秀云。她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一直很自卑,养母对她也不好,是环境造成她不愿意与人交流的孤僻性格。  

虽然懵懂少年尚不懂爱的全部概念,但获悉秀云的处境后,我对她有着深深的同情和依恋。她也确实如她所言,把我看作她那份渴望已久亲情之外的情感寄托。  

功课之余,我和秀云迷上琼瑶的言情小说,那些震撼人心的故事情节,往往把人感动得一塌糊涂。尤其是秀云,一句“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句子便可热泪盈眶,在我怀里经久地哭泣。  

迎春花开,在风里绘出爱的画卷,携柳絮纷飞,谱一曲归燕呢喃。相约,在几千年以前,醉了无数个不醒的梦,寻遍月影碧空,只为今朝不见不散。  

徘徊于云水之巅,掬夏日清凉,虔诚守候,无论月缺还是月圆。若执子之手,漫步星际云畔,纵是浪迹天涯,漂泊、漂泊……但求此生极尽缠绵。  

寂寞撩人的夜里,望穿灯火阑珊,相思已成殇,怎了却我几度牵绊。满目萧瑟,独饮叶落秋残,情到浓时,默默无语两行泪,直教人嗟叹韶华苦短。  

……  

“你真厉害,写得这么好,可是为什么没有冬天?”秀云看到我写的这首诗连声称赞,而后又不解地问。  

“冬天,冬天有什么好,想想就打哆嗦。”我笑道,其实我是没词儿写不下去的缘故,所以就只写了三段。  

“感觉有些凄凉,是写的我们?”她问。  

“嗯,因为想你。”我说。  

“我们又不会分开,不要多想。”  

……  

夏日蝉鸣,此起彼伏的叫声将一股股扑面而来的热浪推向高潮。学校教科楼前面有处荷塘,中午,秀云拉着我的手坐在凉亭的石凳上,看着朵朵盛开的荷花入迷。  

“这花开得真好看。”秀云赞道。  

“知道么,所有的花草之中我最喜欢荷花。”我笑着和她闲聊。  

“为什么?”  

“因为……因为它出淤泥而不染嘛。”  

“我喜欢池塘边那朵白色的。”秀云指着给我看。  

瞅准四下无人,我不顾秀云地阻拦,冒然跑过去想要摘下来送她,谁知刚得手就被教务处主任逮了个正着。  

处理结果下来,我被罚款五十元,在全校通报批评。从此,江湖中就有人送我“采花大盗”的恶名,同学甚至是老师那里,只要提起这个名号简直如雷贯耳、威震三川六国九沟十八寨。  

【三】  

又是一个秋天,因为初中三年级面临中考,为提高升学率,学校施行全级部排班调整。老师在宣读名单时,我紧张得不行,一直在心里暗暗祈祷,祈祷不要和秀云分开。真应了“好人好梦”这几个字,等到老师宣读完的那一刻我兴奋地差点跳起来,再看秀云却见她趴在书桌上哭了,我知道她为什么哭。  

我和秀云分在初三五班,幸运的是,我们的座次依然一前一后,相隔不到咫尺的距离。  

“星期天去我家吧,县城的姨妈病了,他们去看望姨妈,去后我有话要跟你讲。”好久没看望外婆了,听她这么说我欣然应允。  

秋高气爽,晨雾中,一路嗅着田地里泥土的芬芳,我早早地应约而至。果然,秀云的爸妈都不在,她正在家里收拾卫生。  

“早晨冷吗,手这么凉。”进屋后她拉我的手。秀云今天穿着很随意,粉红色格子衬衣,配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脚上穿乳白色旅游鞋,给人的感觉愈发多了些清纯和朴实。  

“你不穿校服真漂亮!”我称赞道。  

“喜欢吗?”她脸色泛红,看我时目光如水,嘴角上扬地微笑着。  

“当然喜欢,对了,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么?”我问。  

“讨厌,你急什么呀!”秀云说着把我推到沙发旁,打开电视机,自顾去厨房洗水果。  

“别洗了,我一会儿还要去外婆家呢。”  

“我不管,你第一次来我家,中午我给你做好吃的。”她在厨房应着。  

秀云家收拾得干净利落,家具齐全,二十一寸的彩色电视机,带花纹的地面砖上一尘不染。看来她家里条件不错,唉,想想自家的水泥地和黑白电视机,我不禁有些底气不足。  

“想啥呢?”秀云端着洗好的苹果,看我坐在沙发上愣着便笑问到。  

“你家像城里的房子,真干净。”我称赞说。  

“我们的家以后也会这样……”她偎依在我的身旁,喃喃低语。  

“……”秀云提到‘我们的家’这几个字一时间令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只是感觉‘我们的家’好像还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  

“你听说过‘柳腔’吗?”  

“嗯……咱们这里的地方戏,我还听过《赵美蓉观灯》呢。”我答到。  

“那你知道我们村有个柳腔剧团?”秀云又问。  

“我也知道,你该不会是喜欢听戏吧!”她问这个‘老古董’的问题让我感到纳闷儿。  

“不是听戏,告诉你吧,家里已经找好关系准备送我去县城的柳腔剧团,我要学唱戏了。”  

“啥!”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问:“你怎么会喜欢这个?还有,你不上学了?”  

“因为是保送,我不用等到毕业就可以去,这是一门艺术,现在国家对传统文化很重视,以后会有出息的。”秀云又恋恋不舍地说:“可是,如果我去剧团,就不会在你身边了,你还会爱我吗?”  

“嗯……肯定会!”不知秀云有没有觉察出我片刻的犹豫,‘爱’这个字我始终感觉很陌生,但是她说要去县城我难过,非常不舍,甚至是心痛,难道这就是爱?不懂,真的不懂。我伤感地对她说:“那……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会的,赶上休息我就回来找你,平时咱们也可以通信,等去了剧团我第一时间就给你写信。可是……我……真的不舍……”她哭了,满含热泪地吻向我的唇。  

清晰地感觉到秀云小鹿撞怀般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还有就是她身上那股少女所特有的淡淡体香。我抱紧她,本能的冲动和紧张让我在瞬间变得手足无措,慌乱中开始撕扯秀云的衣服……她没有拒绝,矜持、羞涩、而又热烈地迎合着……  

秀云把她的第一次给了我,我也把第一次给了她,虽然很不成功。  

……  

星期一秀云没来上课、星期二还是没来上课……看来她真的已经去剧团了。  

几天以后我收到秀云的来信,她在信中给我介绍剧团的情况,一再叮嘱要我和她保持联系,不要忘记她;我也给她写信,倾诉着相思之苦。突然某天,秀云的母亲来学校找我,当着班主任的面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让我不要再与秀云交往,还说我会毁了她的前途。年少气盛的我听后顿觉自尊心受挫、在老师面前丢尽颜面。于是我不再给秀云写信,也不再理会秀云一次又一次在信中给我的解释。  

深秋,叶落纷飞、万物萧瑟。放学时,我和往常一样推单车与同伴说笑着在人潮中走出学校大门,不经意间发现秀云在门口一侧冲我摆手大声喊着我的名字,我自顾骑车匆忙而去,把哭成泪人的她孤零零地丢在秋风里。师范中专我没能考上,父母将我送至兴华六中,而后就是辍学做生意,又后来参军入伍。直到听见同学中传出秀云被有钱人包养的消息时,我终于对她没有了任何念想。  

我想起曾经那几句诗——  

迎春花开,在风里绘出爱的画卷,携柳絮纷飞,谱一曲归燕呢喃。相约,在几千年以前,醉了无数个不醒的梦,寻遍月影碧空,只为今朝不见不散。  

徘徊于云水之巅,掬夏日清凉,虔诚守候,无论月缺还是月圆。若执子之手,漫步星际云畔,纵是浪迹天涯,漂泊、漂泊……但求此生极尽缠绵。  

寂寞撩人的夜里,望穿灯火阑珊,相思已成殇,怎了却我几度牵绊。满目萧瑟,独饮叶落秋残,情到浓时,默默无语两行泪,直教人嗟叹韶华苦短。  

……  

为什么没有冬天?是啊,原来我们的故事早在那年冬天开始之前就已经匆匆结尾,夭折于秋的深处!  

【责任编辑:冰山雪雁】


相关美文阅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秀云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40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