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 感情小屋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一个故事

青衫的空间 作者:青衫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5-11-22 13:23:53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好久没想过他,自他死后。
  
  我不知道他死的具体日期,学生就是这样,总会有好多时间的故乡是空白。他是在我上大学和第一次十一假期之间死的,具体的我没问,我妈妈也没告诉我。
  
  他是始终一个人的,一辈子。当然,有人给我说他年轻的时候是有人给他说媒的,不过因为女方嫌他给的东西太少没同意,然后也就一个人了一辈子。不过其实他那一代人没有媳妇的人还是比较多的。灾荒时期长大的人家,又太多穷,也许也有男女比例不平等的原因吧。当然,据我观察,最后一条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至少在我们临近的几个村里,我见得多得是没媳妇的男人,没见过没嫁人的老姑娘。也许只是我们那片那样吧,其他地方的,我也无从知道。
  
  他有一个哥哥,哥哥是娶了亲的,不过一直没孩子,他为此常打他嫂子骂他嫂子,说哥哥要她没用。当然打她骂她是在他年轻的时候,但他们俩却因为这个拧了一辈子。
  
  他的父母,我没见过,因为我们的辈分隔得太远,按辈分,我是该叫他爷爷的。
  
  在我记忆里,他是特别倔又特别可怜的人。他有时会一个人坐在街角的石墩上坐上一整场,当然也不会有人叫他回去吃饭或回家什么的。每当看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就会特别心疼,我觉得没人关心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那真的是没了生活的温情,没了生活的意义。
  
  我们家与他家是同一个巷子的,其实也不能算,中间还隔了两个纵向的小巷子。记忆中,总是在出门找我爸吃饭或者刚出来吃饭的时候看见他一个人缓缓地从石墩上站起,然后慢慢地走回家。我总是不忍心看这样的场面但又没办法让自己不看。当然,他大多时候还是不这样的。农村总会有好多人呆在家里,比如说要照顾庄稼的妇女们,比如还在上学的孩子,以及年迈的老人们。大家都在一起,这个村子便不会寂寞。他最喜欢的就是一大堆人在一起的时候了,他也喜欢到我们家的那个街口。那是个很热闹的街口,几乎每个吃饭点周围的人都会聚在一起,吃着,说说笑笑。他是爱热闹的人,总是端了碗到这里来吃,也是边吃边说说笑笑。
  
  虽说是一个人,他可是与电视剧里上演的那些老光棍是不一样的,也许是因为我们那边民风比较好,反正我是没见过什么我们村子里有什么他的“绯闻”事件。他是那种关心国家大事的人,每天都看新闻联播,每天都看天气预报。他每天会把第二天的天气告诉我们,在我们那个街口,因为晚上大家一定是吃过饭再说上一会儿才肯回家的。这时他就带了天气以及最新的政策信息来到人群里,再说一会才都回去睡了。当然近年来邻居都换了新的一辈,外出的也多了,这样的机会也不多,当然,他也走了。刚刚给我妈妈打电话,妈说她刚睡,在门口跟人说话,不由得,好神往。
  
  妈妈说,他最喜欢小孩子叫他爷爷,因为他是一个人,没孩子的,当然也就没人叫他爷爷。我们家跟他的关系是好的,不只是因为我们是血缘关系比较近的,也因为我爸是那种爱帮人忙的,我妈妈也是那种事比较少有心好的人。他一个人生活,免不了要人帮忙,所以就格外走了近了些,我和弟弟都是见面叫他爷爷,每次他都很开心。我妈妈也嘱咐我们在路上见他一定要叫。
  
  还记得有一次我家里来了客人,刚刚吃过饭,他就喊着我妈妈的名字来了,手里拿着两条裤子。问了才知道是让妈妈给她缝衣服,衣服有的地方脱线了。妈妈说,一个人生活也不容易,也没人给他缝东西。妈妈便随手拿了针线帮他缝了。
  
  后来他做了村里的支书,但并没有为此而改变了多少。他还是那样,喜欢站在或坐在街角,吃饭时喜欢我们家门口的那个街口跑,喜欢说着天气预报和中央的政策,喜欢关注孩子们的成长。当然,也有不同,比如说他变老了,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下地,因为有了职务,他的收入多了些,便给帮他收种的人们以酬劳,如果是男的,必得晚上叫去吃饭。大家也都明白他的不易,平日里他对大家又都好,有什么事都想着大家,所以大家都乐意帮他帮忙。他常说:“我讲什么,我有什么就吃什么,放着干什么?”他总是以一种轻松的口吻说,大家也只是默然地不说话。当然。人总是有那么多不可改变的,虽然他不坏,但有些事不关乎人好坏,是这样,所以就这样了。
  
  其实他的哥哥是有孩子的,不过是收养的,是个女儿。其实妈妈说这个孩子跟他还是有联系的。当然,不是血缘关系。
  
  话又说到他年轻的时候,讲到因为他给的东西少而不肯跟他过生活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还是个姑娘身份的时候怀了孕,听人说是那个女孩的姐夫的。后来无处可去,就又到了我们村里。他嫂子因为一直不能生育就一直照顾她,想着那孩子生下来以后自己收养,那女人同意了。后来孩子留下了,那女人走了,他仍是他自己。
  
  那个孩子长大后成了家,嫁在不远的村庄里,对她的养父母很好,对他也很好。按辈分,她是我的姑姑。
  
  他死的消息是她与妈妈说话时我知道的。此前他病,我是知道的,可没想到,会这么快。
  
  人,总是那么来去匆匆的,让人不忍心看。虽说一切都是常常,但谁又能不为之动容呢?既已逝,好坏都是笑谈。悲悯只能是怀念的节奏。
  
  他死后,村里的一些人围着他的财产起了冲突,那个姑姑也牵扯了进来。我不知道谁对谁错,或许不能用这么简单的概念去区别事物吧,就像人不能用单纯的好坏来评价一样。
  
  【责任编辑:书呆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一个故事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43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