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山(一) - 历史军事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沂蒙山(一)

桦林边缘的空间 作者:桦林边缘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6-03-12 07:43:39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 快,同志,快,我们二连必须在明天天亮前一定要到达芹村(山东沂蒙以南的一个小村)附近的高地上。”在浓厚的夜色里,奉团长命令,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某部三营二连连长肖大勇带着二连,正匆匆地赶往位于山东沂蒙地区以南芹村附近的高地阻击国民党某部对解放军另一支主力部队的攻击。解放军的作战特点是:主要认定或明确了自己的作战任务,就会坚决而毫不犹豫地执行。此刻,解放军连长肖大勇就是在执行这样的作战行动。

“连长,芹村还有多远?”一直跑在自己连长身边的解放军战士于兴良问。

“远,非常的远!现在从这里到我们的阻击地芹村附近的高地,还有十三里路。我们要争取早到,早作准备。”肖连长边跑边说。

“连长,到时能赶到吗?”

“只要我们加快速度,就能赶到。”肖连长坚定地说。

“对呀。”跑在肖连长身边的一排排长26岁的成刚说。然后解放军二连在肖连长和成排长的带领下,向位于沂蒙南部的芹村附近的一处高地跑去。此时是1947年3月春的一天,是莱芜战役打响初期。解放军一排长成刚,似乎比自己的肖大勇连长更急。又时不时和自己的连长一下站在黑越越的路边喊战士跑快点。然后问自己的连长:

“连长,现在好多点钟了?”

站在他侧边的解放军连长肖大勇比他略矮点。在专注地看着:在黑越越的夜色里,从他俩身后的看不清的大路上,正从他俩身边匆匆跑过的二连战士。27岁的肖大勇就把右手抬起,伸进还是灰白色的八路军服,只是手臂上,没有八路这两字的标识。从他的军衣里拿出怀表和自己连长配合默契的26岁的成刚排长就马上从他腰间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拿出火柴,擦燃,为连长照着怀表,两人一看现在的时间是:22点30分。肖连长说:

“还要快。”

“连长,我觉得要不了三个小时,就要到芹村附近的高地。”成排长说,又说:“连长,没有必要这么快。”

肖连长是极力想把一场将要打的仗,把它的各个方面考虑进去,他极力想在打赢敌人的同时,用自己丰富的作战经验减少自己战士的伤亡。听了一排长成刚的话,他觉得这话是不当的。心肠好的、脾气温存的肖连长说:

“我们必须要尽早到达阻击地,让战士们先把战壕挖好,最好在天亮前,让他们睡一觉,有了精神,好阻击敌人的增援部队。”

“哎,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些。”

“老成,我们要多为战士们考虑。战斗是无情的!现在是每一仗都要死人,我们要尽量减少战士们的伤亡,还有许多事要做。”

“连长,我明白了。”

“好,我们快跑吧。”

“是,连长。”

两人就带着队伍,往芹村跑去。

   大约在深夜近二点,解放军连长肖大勇、一排长成刚带着二连的战士们爬上了在芹村附近的山(高地)上。看到战士们都累的气喘吁吁,刚上到凌晨阶段的、一片静静的山顶上。肖连长立刻喊道:

“同志们,马上挖战壕,快!”肖连长喊了一声,接着又喊:“快挖战壕!”

成刚看到战士们在下午14点从接到团长的命令,就从近二十公里的龙青湾解放军驻地出发,现在是莱芜战役期间,解放军已经打响了有国民党司令李先州占据下的莱芜城。双方都在进行军事上的萌动。而截断国军的多路增援是解放军的主力部队能进行稳定而锐利攻击莱芜城的必要代价,就是要付出解放军战死的代价。请今年下半年关注描写山东在解放战争中,革命军人勇敢战斗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小说《我的战友》。

“一排长,走,我们去看看地形。”肖连长说。

“连长,这天太黑了,就明天早晨看嘛。”一排长成刚说。

“没关系,这也影响不了我们。”肖连长说,在长期的作战环境中,革命军人特别是指挥官,都要搞清自己所打仗的阵地的基本地形。

“好吧。”

然后,肖连长和成刚排长往有战士在挖战壕时,在看不清的黑越越而非常静寂的夜色里,挖在土里时发出的杂舀的铁锹声,也时不时夹带着使力挖的战士们的声响,还有他俩走近战士们在弯腰刨土或起身把土倒在工事边上、举起铁锹在狠力挖的黑糊糊的人影视角。肖连长和一排长成刚小心地下了不太高的山坡,下到山脚下的公路上,尽管不太看得清楚,至少肖连长在感觉上有了印象。过了不久,他和一排长成刚看了一遍又走上山来,在他们阻击的山后也看了看。成排长说:

“连长,你这看了一阵没有效果,只好明天看。”

“还是有点。”肖连长说,他觉得也就只有等天亮再看一次阵地四周的地形了。就说:“最好是明天刚天亮,我们再看地形。”

“是,连长。”

然后,肖连长觉得现在需要做的事基本做了,剩下的就是等着天亮。他让成排长把火柴擦然,看了一下从他紧系在腰间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拿出的表,是近三点了。就一边把怀表放进军衣包里,一边说:“走,一排长,去挖战壕。”

“嗯。”

然后,他两人走到在山边的、正在黑越越的凌晨清冷夜色里,在加紧挖工事的战士身边。

   一班长肖宝福看到了连长、一排长走近了,就停下挖。招呼道:“连长,排长,你们两个先睡一会,我和战士们一定把战壕完好。”

肖连长说:

“没关系的。我和一排长跟大家一起挖。早点挖好,早点让战士好睡一个觉。”

“嗯,那好吧。”一班长肖宝福说,就转身说:李水生、雷进、欧泽天,你们马上让出一个地势。”

“是班长。”

在肖班长身边的几个战士就往两边退过去,然后,肖连长和成排长就走下黑莹莹的工事里,拿起警卫员为他俩准备好的铁锹跟战士们一起挖……

   到了凌晨,是近六点,尽管天还是一片浓黑,肖连长、成排长和战士们干了近四个小时,战壕挖好了,除了留两名解放军战士在山边上放哨,其余战士都依偎在新战壕壁上,一下睡着了。

肖连长看到战壕完好了,心里非常满意,这样,至少可以和敌人打仗了。就回到战壕这侧,这时,成排长已经背靠在看不清的战壕里,睡着了,还有轻微的鼾声。心里要轻松的些、这时,肖连长感到自己在挖时出的汗水,打湿的内衣,使他背发痒,可他还是感到身子发重,就坐下在黑乎乎的战壕里,总的来说,他心里是满意了,渐渐地困倦和劳累把他带进了睡梦里……

【责任编辑:冰山雪雁】

相关美文阅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沂蒙山(一)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32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