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阔的地平线上(二) - 历史军事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在广阔的地平线上(二)

桦林边缘的空间 作者:桦林边缘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6-01-28 07:59:48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出了夏青肃反委员会的门,气咻咻的傅团长心情烦躁,他没有想到自己正指挥手下的红军战士们和比自己多的敌人打得紧张激烈时,被夏青派人来把他喊去问话。他也许没有意识到,他被这样一招来,就已经表明了,他已经被夏青盯住了。而现在,出了夏青负责的红军肃反办公室的门的傅团长立刻把这些气人的不快抛开,思路马上回到离红军肃反委员会所在的红军苏区的村子有三公里的西山阵地的打仗的状况中来。  

“小刘,同志们怎么样?”傅团长十分关切地问。  

“你走后不久,白匪军又加强进攻。李指导员死了,郭大虎营长手又负伤,现在,杨副营长还在阵地上协助郭营长,随后在半小时内,国军郑松师长不知从哪里紧急调来了两个团,马上就向我们的阵地进攻,被我们刚打退的敌人和他们合在一起进行急攻。为了能有效的打败敌人,郭营长立刻让我来喊你。”  

“快走,同志们。”傅团长立刻说,听到这里,他心里都揪紧起来,不再多话,他知道,这个时候早点回到阵地,他就能激励和有力地指挥这场敌强我弱的战斗。并加快了脚步,他们往西山跑去,非常的紧急!  

在一个小时后,红军团长傅东带着非常英武的红军连长黄兆生、中等身材,脚步快的警卫员小刘到阵地后的山下。  

他们从后山上去,这时,已经明显能听到来自山前面阵地上的急急枪声,仿佛就在身前不远似的,而且正在变得更响。傅团长感到战事的严峻和自己的官兵在实力上的弱势,他的心不止一两次在紧压缩。他的战士已经在阵地上打了两天的仗了,由于他的出色指挥,使战士们伤亡减少了不少,并打退了敌人的二十次进攻。在不知道红军用怎样的手段,居然还坚持打退了敌人的攻势,感到不解的敌人就再次调集了多个团,向包括西山等几个红军阵地猛攻,想一举拿下实力不足而多次失败的红军。而这一状况清楚地表明红军的第五次围剿,在面临着危险和大势已去的预兆。  

,想早点赶到阵地上的傅团长,满脑子就一个念头一一一尽快赶到阵地,指挥战斗。  

这后,他们急匆匆地快步上到了阵地。进入前面是一个个趴在红色泥土战壕上的、在向他们跟前而下的叶草开始枯萎的斜斜的山坡上,匆匆攻上来的大量的白匪军进行射击的战士。  

所有的红军战士都伏在泥土和碎石子干草混杂的时拱是凹的阵地上。红军战士小张听到了傅团长的脚步声和喘气的声音,就转过脸来,看见果然是团长回来了。他感到团长的回归,使心里就那么紧张而凝重的战士们有了支持。长得长脸、身子瘦而机灵的红军战士小张停止打枪,转过脸,欣喜对身边战士喊道:  

“喂,团长回来了!”  

听到这喊声,在忘情射击的战士们都转过脸来看,看自己团长,仿佛是他们自己亲人一样。  

“团长!团长!”都招呼。  

傅团长立刻弯着身子;黄连长马上回过脸对身后的小刘说:“小刘,低下身子,小心子弹!”  

“嗯。”  

于是,他们弯着腰,沿着伏在阵地上的一个个头戴军帽和延伸出去的帽檐下,那紧闭嘴唇,眼光坚毅,那翕动的性感的鼻翼下黑黑的胡子和纯朴英勇的脸庞,紧束宽皮带的腰身,竖趴在阵地上的红军战士们身后的长长战壕往正面阵地上快跑过去。这时,枪声在他们的身边、前面,非常惊耳地响着,其中有敌人和他们发出的枪弹缘故,还有不断从他们极力弯下的坚实的肩膀、头、背上、耳边的几乎靠近站着趴在阵地上一长排的紧系着皮带的腰背的战士的阵地下斜飞上来的子弹,仿佛他们三个是在时急时慢的枪声中的边缘通过似的。  

“团长,黄连长,你们总算回来了!”在正面阵地上指挥战士们,右手背包着白色纱布浸着血的31岁的郭营长30岁杨副营长,听到了战士的喊声,都转过脸看到自己的团长终于回来了,一下感到自己的担子如放下肩而感到心里轻松下来。当傅团长和黄连长近身时,杨副营长伸出右手,立刻往傅团长的右手手臂亲热一握,如久违不见的笑容展露出来。  

“团长,来,我们蹲下说。”  

傅团长点点头。他们几个蹲在战壕里。  

“团长,敌人现在增加了三个团,在轮番向我们阵地进攻。自从你到夏特派员那里去了后,这加强的兵力和原来国军第24师师长唐辉武共几千人,看来国民党这次是全部的家当都拿出来了,要和我们打到底了。”  

手受伤的郭营长神情也严峻,话不多,有一种闷性子见战斗就不要命的硬来,这一点像中国著名军事指挥官王近山。(请明年3月关注描写中国伟大极度英勇无比的王近山的  

长篇小说《王近山》)。红军营长郭大虎抬起他那有些茫然的脸说:“团长,现在是几千个敌人对付我们两百多点的红军。看样子,又是一场死战。”  

傅团长哼了一声,好像不当回事。  

“大不了就是死,老子照常把他们那些兵拼光。”说到这里。傅团长说:“郭营长,你受伤了,下去休息这有我和杨副营长。”  

“我不下去。”郭营长直接喊道,倔犟地一歪脸,好像非常意外,好像有人要拉他下战场似的。  

“下去吧,你受伤这样重。”  

“我的团长,这没啥。”  

“还是下去吧。”  

“你不要喊我下去。”郭营长对自己的团长喊道,一脸倔犟,不下去。  

既然,郭营长不想下阵地。傅团长就说:  

“这样,你去左翼负责指挥那里的三连,杨副营长去右翼指挥四连。我和黄连长在正面阵地指挥一二连。快去!”傅团长这样安排。  

“是,团长。”郭营长和杨副营长立刻向自己团长敬了一个军礼,就往阵地两边积极地弯着腰跑去。  

之后,战斗就开始严峻了。国民党增加了多红军几倍的兵力。也在同时,红军的伤亡在增加。  

“团长,连长,敌人冲上来了!”突然,有战士喊道。黄连长一看:在右侧过去,大约有一股白匪军有一百多人离正面阵地非常近了。  

“用机枪打!”傅团长喊道。这样做杀伤力更强,也是减少红军伤亡更有效的手段。  

黄连长立刻转过脸,对在自己左侧身边的机枪手29岁的张亮正喊道:“张亮正,这回好好打。”  

性子闷的、打敌人有一股蛮劲的张亮正立刻把弹夹从枪上拿下一看,里面子弹不多了,就又把自己腰间的宽皮带下的挎包里,拿出一个弹夹,往黑亮的机枪上一插,并用他晒黑的粗大的手一拍,接着就立刻开枪了。这一开枪的同时,他还把机枪往两侧转动。看见有敌人被下面的坡石挡住,就半起身打死敌人。  

黄连长边打,边左手拍拍红军老战士机枪手张亮正的宽厚的后背。“打得好!”  

“连长,可惜我们连里,就只有两名机枪手,你和团长去特派员那里后,就牺牲一个。”他边打边说。  

“现在不顾这么多了,过后再说。”  

这时,张亮正在自己余光中,看见了在阵地下较远一侧有些白匪军,在向我右边阵地攻上来。一个在西侧战壕里的红军战士弯着腰疾跑过来,到黄连长身边立刻说:  

“连长,还有重武器吗,胡班长喊你快派些人去那边,有一股百多人的敌人在进攻西侧阵地。”  

“我看见了。重武器没有,就是机枪。”黄连长转过脸也急,双手一摊。  

“连长,快想法吧,不然西侧阵地会守不住的。”  

“好。张亮正,还有你们跟我去胡班长那里。”黄连长说,  

并用右手拔出插在他蓝灰色军衣的紧系着宽皮带里的驳壳枪,对身边的周副连长说:“周副连长,你负责这里,我和老张去胡班长那边。”  

长得壮实、模样厚道英勇的红军副连长周志华立刻说:“连长,你快去,这里你就放心。”  

“好。走,老张。”黄连长说,头也没有弯一下就和五六个战士往西侧战壕跑去。  

就在他们刚要跑近时,在西侧的胡班长,一个25岁的红军班长,长得圆脸、身手敏捷的略矮壮的身体边的一个老战士李有田,可能想抬起身子好打白匪军,突然,被飞上来的子弹打中了胸部,因非常痛苦他人的身子一下转了一个身,倒在战壕里。  

在这老战士身边的一个红军战士20岁,健壮,两腿跑得快的战士小高立刻停住射击,弯下身,  

他看见血从红军战士28岁的李有田蓝灰色的被打烂军衣的胸部里流出来。  

“李大哥!李大哥!”  

这时李有田的脸开始有些白了,他神情呆滞,痛苦难受。说:“小高,要打白狗子。”  

“李大哥。”  

说完,红军战士小高把他的手往自己的胸衣里拿出布条要跟李有田包扎。  

这时,李有田作出了一个坚决的动作。他突然起身,拿起阵地上的一枚手榴弹拉燃,右手拿着手榴弹,跳出战壕冲向白狗子。包括黄连长在内都看见,红军老战士李有田跑向敌人,然后,一声惊心的爆炸……

【责任编辑:冰山雪雁】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在广阔的地平线上(二)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36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