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排长刘贵(一) - 历史军事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抗联排长刘贵(一)

桦林边缘的空间 作者:桦林边缘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5-12-18 20:49:12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一九三八年六月十八日这天下午15点,在东北一个叫上台村的村里,有许多的村民和抗联军人在欢送出发去西征的抗联二路军第四、五军。此时,夏日温和的太阳照在出村的土路上,在纯净的蔚蓝色的天空里,浮动着一些轻盈的白云,看上去是那样的令人愉悦!东北六月夏日温爽的风吹在此时送别的军民脸上。
  而此刻,在村尾上,两边都是村民的彼此相挨的茅草房。褐黄色的草房顶一间比一间要高出些,看上去显得错落有致。在年深月久风雨的影响下,有些发黑的草稀疏地吊在房檐上,看上去非常的衰败!在往后面,也是这一条道,它穿过全村:土道上有些坑坑洼洼的。在村道往北,就是一大片的忽高忽低些的茅草房和有些东拐西横的在房与房、土墙与土墙相对的过道。在长有几颗杨树的村尾土道上,在褐土墙的房子门边路上,站着许多的军民都夹道欢迎一个个肩扛步枪、腰间紧系一根宽皮带、挺胸昂步地沿着出村到远处蜿蜒的山脚下的小路、缓慢走去的抗联第四、五军的战士和指挥官。
  在此时的中国东北,自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了那里后,每天都有一些绝不屈从极度残暴巨毒的占领军一一一日本侵略者的抗日的军事队伍在坚定勇敢地和凶毒、无耻的日军战斗。原先由指挥官黄显声领导的一股庞大的抗日队伍,尽管打了一些胜仗,由于成分复杂没有一个统一指挥,被阴毒的擅长分化的日军毫不留情而凶恶地各个干掉。此后很长一个时期内都没有一个成形的队伍跟日本鬼子抗衡。1932间,有一股坚定、英勇无比的由东北各种人,比如:有军人、工人、农民等组成的一股抵抗力量一一一中国东北抗日联军,一股敢于与在全世界历史上,极度歹毒,卑劣成性、道德为零、巨毒无比的日本侵略者,在各个领域、不同的战场进行着绝不退宿、坚韧不拔的奋战的军队,他们是无与伦比的直面淋漓鲜血,极度英勇顽强的猛士,是不能忘却的中国军人。我们将在2019年底发出,用世界著名作家居斯塔夫福楼拜的写作手法,描写抗联英雄司令杨靖宇的长篇小说《杨靖宇》,以后关注描写抗联战士、指挥官,比如:张甲洲等人战事的小说《美丽的国土》。
  根据抗联第二路军司令赵保中和军党委的决定,有些部队留下,而第四、五军即将西征。战友们都非常舍不得!而在刘排长身边站着的一些欢送的战士与站在战士身后的村民一起正目送着远去他乡的战友。
  “哎,你们马上要离开村子去西征了。我真想和你们一起去!”抗联一排长刘贵,一个26岁,长得有些高,身材壮实,有一米八多点,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军帽下一张发红的瘦脸,靠近他颧骨下些的脸上有一小点的疤痕;一双眼睛非常明亮而机敏,扁平而黑乎乎的鼻孔非常的诱人而性感,在他润泽的鼻翼下,一部黝黑胡子拉碴,他嘴有些薄,整个人显出一种正直勇敢的气质。
  站在他面前的是:抗联二路军第五军二连一排长,长得非常壮实,团脸,鼻翼时不时翕动,腿较长,显得俊逸的26岁的郑天龙。
  “刘排长,我也想留下,和你们一排、五排一起打鬼子。”郑天龙说。他是中等身材长得非常魁梧,方脸,显得正直而仁厚。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他腰间。而他身后还有五军四军的战士、指挥官在匆匆走过,并向欢送他们的军民招手,朝村外走去。他们去西征了,也许以后就在一种艰苦的生活和战斗中沉浮,一种无可预知的情势里去抗战……
  “哎!”刘排长叹了口气。他发红脸颊上的两个小酒窝就溜动一下,看起来,他非常的英气却那么遗憾。在此前的两年里,郑排长和刘贵排长一起合作打鬼子更为娴熟灵活。他也知道刘排长的心情。可是,郑排长也不能久呆,自己战士们都走到前面去了。
  就说:“老刘,我走了。”
  刘排长微微点头。这时,有些或还要说的话,在他的肚子里有很多,可是他没有机会再说了。然后,郑排长转身走了。走了几步,郑排长又停住,侧脸回看了下站在欢送军民里的还看着他的刘排长,才转身走了。一种令人担忧的抗联命运和强大凶毒的日本侵略者围杀抗联的凶毒图谋,在此时,交叠影响着每一个抗联军人的心。刘排长想道:郑排长和他的战士们这一去,不知会遇到怎样的事?从抗联的情势来,会有更多的日本鬼子对抗联进行疯狂绞杀的,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就不好。哎,刘贵,你不要悲观想这些,万一,郑排长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呢?想到这里,在这种不安心的情绪下,刘排长转身走出送抗联战士去西征的欢送人群里,走回村里营房。
  现在是1938年6月18日,据历史记载和抗联战士的回忆:由中国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司令赵保中部下的第四、五军,为了适应当前日本侵略者极力毁灭在中国东北的抗联,妄图一举灭掉在东北的这股抵抗力量后,并合力向中国内地进行全面侵略的战略图谋,企图在短时期内,凶毒地灭亡中国的罪恶野心,所以,抗联军党委和中共满洲省委根据当前的东北抗日形势,决定让二路军的四、五军西征,也留下一些抗联部队继续打击日本鬼子。根据军党委的部署,已经出发的四、五军将向哈尔冰的武长县和吉林的苏兰县前进,显然,这是位于东北最西北部的日军势力少的地方,目的是,避开二路军有整体被日本鬼子重兵灭掉的可能性,并防止日本侵略者加强大兵力把二路军作为被围杀对象的险恶用心的考虑,向两省鬼子力量薄弱的地区去,瓦解分散并消灭凶恶扑来的日军,这就是抗联的第二次西征。
  而第一次西征在1936年12月初,由一路军的杨靖宇领导,也失败了。我们将在2019年底,发出的长篇小说《杨靖宇》里进行描写。作为二次西征的重大军事行动,是抗联针对日军围杀作出的明智决定,对抗战大局是非常有利的。
  昨天晚上,军部为明天就要出发的四军五军开了一个壮行晚会。住在上台村里的刘排长他们连队,下午就上山到四军五军住的山林里。刘贵排长和他的战士们,一些部队根据抗联二路军的决议需要留下来,坚持在山区里打击日本侵略者,继续牵制强大凶暴的日军。
  请读者原谅,让我们讲讲这件事。
  ……
  今天是1938年6月17日,晚上要开欢送大会。刘排长和战士们在下午13点,吃了午饭就上山去山林里的四军五军驻地,准备明天下午和西征的队伍下山和一些抗联战友送他们,据悉上台村的村民也要跟他们爱戴喜欢的抗联官兵送别,等五军四军走后,刘排长他们的部队继续呆在村里。
  这时的抗联第二路军的同志们,
  有些很想西征,有些不想去,就愿意留在在本地。战士、指挥官的想法有差异。三天前,听了抗联连长郭耀培宣布的军部决定,刘排长自己的态度是服从军党委的指令,要留下也行,要西征也行。他知道有些排长觉得在这里呆久,老是遇见鬼子,就想西征要好些,一时也遇不到鬼子等。刘排长在这样思绪里,他侧脸看到站在身边的几个排长心迹不一样,比如,二排长尹进明表情就不悦,看上去,眼光含着不愿留的神色。他觉得二排长会明白过来的。
  而抗联一排长刘贵心情平和,他知道一排官兵的情况,自己一排的战士们有几个想西征,基本上都愿意留下。他想等一会,去战士那里,专门对18岁的战士小马劝一下。小马和他村里的四个人,都是去年夏天参加的抗联,其他的人都20多岁,应该明事理。刘排长觉得做通自己战士的思想是很有必要的。可他还是心绪不顺畅。刘排长走到山边一侧树木蓬勃的,在他走过时,也看到在那边的树林下,战士们有坐着、站着、在聊谈的视角,他看了看,才又向前走了一段山地,到了一处无人的山边树下坐着。
  坐下的刘排长看着眼前充满了令人愉悦的叶子,在蓬勃的相杂的绿叶缝隙间望出去的对面的山,心里才有些平和。过了很一会,他还是被心里关于抗联的命运和排里的事弄得阴郁。他想道:
  四军五军明天下午要西征了。原先军力强大的队伍就分散了。看来,我们抗联的军力就又有弱了。哎!想道这里,刘排长心情忧郁地叹了叹气。他略看看跟前的一动不动的葱绿的叶树,心情如石地伸起他丰满的胸部,好像有重压般,吐出一口气。过了会,他又想道:
  看来,这以后我们留下的部队,照样会面对大量鬼子的围攻,这部队的分开,大家更显单薄了。哎,管他的,再难再形势凶险,也要打鬼子,没什么好说的,打鬼子,死了也是光荣的。现在,排里战士们的情绪都行,就是有个别战士,还思想不通。听说主要是小马。他才18岁,是和他们村里的大虎,二锁,李光一起来的,他们年龄要大些,都是22、23岁,大虎24岁。他们来了一年多了,打了一些仗是要成熟些。嗯,是真正的抗联战士了。特别是大虎,都是他们三班的副班长了。他们在抗联西征的这件事上,是会转过弯的,主要是小马,才18岁,想不通也是正常的,他本来就喜欢打仗热闹。想到这里,刘排长就坐了一会,他想还是去一排三班看看。就站起来,向在树林那边的抗联简易营房走去。
  十八岁的抗联战士马发河,这时,站在门边。在简易的大营房四周,还有相挨一起的多座能看到比前面营房高出一个脸的营房的木房顶和在它们四周如贴近般的葱绿的树林。看到自己排长走过来,就马上迎上去。
  “排长!排长!”抗联小战士小马连喊两声,跑到自己正在缓慢走来的排长身前站住。
  “小马。”刘排长看到小马见自己就如看到他的亲人般这样稀罕自己,心里也感动。
  “走,排长,到房里坐。”小马说。就伸出手拉起自己排长右手,往在他侧身后的一间简易大营房走进去。
  他俩走进暗淡的大棚里。
  “排长!排长!”在时暗时亮的房里战士们看到自己排长和小马走进来,都从挨着进门的由松木墙旁一横到那边木墙下的简易木板床上起身,以及坐在床对面木墙下的凳子上的几个战士也站来,向走近自己的排长敬了一个军礼,刘排长马上就真挚地还敬自己战士军礼。见自己排长来到咱们身边。尽管他们知道
  军党委决定我们五团三营留下不参加西征。但是,想到明天下午四、五军就要走了,心里还是空落落的,总感到要是自己也一同西征该多好!
  参加抗联打了近四年仗的刘排长一进房,看到战士们这样的神情和默默希望他跟连长说一下的表情,明白了。但是,他明白:自己必须要坚决执行军党委的决议。
  “同志们,我是你们的排长,我知道你们中的有些人的想法想西征。但是,我们是革命军人,要知道,留下还是西征都是一样,也是打鬼子。”有战士听了也没有什么,而有些战士就是想随队西征,非常失望!就一下转过身,手往身旁的木墙上一打、或有战士握着拳头有气地往下一挥,上下嘴紧一闭。
  但是,大家还是招呼自己的排长:
  “排长,排长,来坐!”
  “你们坐。”刘排长也和气地说。
  然后一些战士就坐在他身后的通铺上。一些还是站着。刘排长注意到几个战士,他们是:杨耀贵,刘大全,刘心有,胡凯等,虽然起来也招呼了他,可他们的脸色,是闷闷不乐的,应该是听了他的话会的反应。刘排长知道,他们几个想西征,因为在西征这个事没决议前,都表示很想去,只是没有和他说。刘排长意识到:还是跟他们说下一,打消这个念头,以免影响大家的情绪。就说:
  “同志们,我知道你们都想随队西征,都不想留在这里,这怎么行呢?西征的目的是打鬼子,这里也是打鬼子,只是这里是鬼子重点来进攻我们的地方。现在,我们要有这样的准备,只要鬼子来了,就狠狠地打击他们。如果我们都去西征了,这里没有人了,那么,鬼子就会往西赶来包围我们的部队,这样就跟西征的四军五军带来沉重压力。留下来,就是把强大的日军分散,这样才能减少我各部抗联的压力,更利于我们的抗战。
  听了自己排长的话,杨耀贵等觉得自己的排长讲的实在,可还是心里想去。长的高大,身强力壮,长脸,正直的杨耀贵说:
  “排长,你说的话我们都明白。可是,就我们几个去西征,也影响不到我们这么多战士打鬼子呀。”
  刘排长觉得杨耀贵他们还是不通。说:
  “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不是纪律涣散的旧军阀。如果这个想去,哪个也走,自己想干什么转身就走,这还是部队吗?这跟草寇不是一样吗?这样的话,更能被强大的日本鬼子轻易就消灭了。我们是革命军人,有铁的纪律,那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们一定要服从命令。留下和走都是一样的打鬼子,因此,就不要太计较了。”
  然后,他又说:
  “今天晚上,军部将开一个联欢晚会,跟第四、第五军要西征的同志送行。咱们一定要高高兴兴的,不要一脸不高兴,知道吗?”
  “知道。”战士们一起回答。刘排长又看看大家的情绪,觉得比自己进来时要好些了。他注意地看了一下杨耀贵等人的脸,觉得也要好些。认为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反响了。他想让大家多休息,到了晚上用愉快的心情参加欢送会。
  “好,大家就散开,去练习一下射击或者休息也要的。”
  然后,刘排长就走出抗联简易的营房。他本来想劝说小马,觉得由他这样一说,可能小马会想通。
  
  【责任编辑;梦红尘】

相关美文阅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抗联排长刘贵(一)的感言

随机推荐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40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