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人曹玉海(一) - 历史军事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中国军人曹玉海(一)

桦林边缘的空间 作者:桦林边缘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5-12-04 09:40:43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嫂子,我想参加八路军。”刚到20岁的山东吕南县劳坡乡东店头村的青年曹玉海,在吃过晚饭后,等嫂子把家务收拾好了,她看见他心情空落地走在土墙下,靠近床边的一张破板凳上,就走过去,坐在床边上。曹玉海看到自己嫂子过来,就对他嫂子说。曹玉海,20岁,瘦长的脸,颧骨有些凸,单眼皮,如叶子形的眼睛,有一米七五,身体健壮。山东青年曹玉海三天前听李村长说: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旅驻扎在东店村附近。自从他的哥哥病死后,他就和自己的嫂子一起生活,而他的嫂子也就没有再嫁人。他非常清楚:如果是别的人早都改嫁。二十岁的曹玉海知道自己的嫂子把他当亲兄弟看,从未嫌弃拿脸色更他看,仁厚心肠好的正直的他,也感恩自己的嫂子。可是他20岁了,也该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他听隔别房里的二水、何树山、小龙说,这年头,只有去当八路军在部队上有个出息,就不错了。他们还想去参军。曹玉海决定自己也参加八路军。
  劳苦的嫂子听到自己的小叔子的话,有些心震了一下。她早把失去父母的曹玉海当成是自己的弟弟,自嫁跟曹玉海的哥哥,他兄弟俩在自己的父母死后,看到自己兄弟了然一人,哥哥就和自己妻子商量,把才十一岁的弟弟,带到自己的身边,曹玉海那时是十六岁,几年后,他哥哥得病死了,留下儿子曹波。他的嫂子没有再嫁人,而是把16岁的曹玉海,带着跟自己的三岁儿子一起生活,直到现在。
  “你要去参加八路军呀?”他嫂子还是惊异问。
  “嗯,嫂子,我决定去。”曹玉海回答的干脆。他嫂子知道:眼下正是抗日战争的时候。许多村里的男青年,去参加了八路军了,这当然好!可是谁都知道:当了军人,是活不长的,都要直接面对鬼子,不是死,就是伤。今天是打仗明天还有仗,一个战士,过得了这次,还有下次,与死相碰。而她虽然是他的嫂子,她知道:才长成青年的曹玉海,人,心肠好,耿直,厚道,有一种英气。毕竟,她一直把他看成是自己弟弟,心里是舍不得的。20岁的曹玉海,看到了自己嫂子,如母亲般的不舍,心里也不是滋味。
  “我听说,部队上很苦,你怕受不了。”
  人坦诚而直爽的曹玉海,已经决定参加八路军。说:“嫂子,我一定要参加八路军。”
  嫂子在担忧和不舍中,就没有再说了。过了很一会,她才问:
  “你好久走?”
  “嫂子,我明天走。”曹玉海回答,可能是让自己的嫂子不要担心他,就补充说:“还有隔壁的李妈的二水,唐大叔的小龙,村西头五嫂的儿子树山,都要参加八路军。”
  他嫂子就不说话了,看到嫂子低落的神情,心肠好的曹玉海就沉默了。然后,他看见嫂子走开时,身子闪了一下,他就反应非常快地马上起身伸出手,扶住嫂子的肩膀。之后,嫂子就说。“早点睡吧!”
  然后,曹玉海就去自己的房里睡了。这时是:一九四三年一月十多号,冬日的山东非常的冷,晚上更冷……
  第二天,把曹玉海当亲兄弟的嫂子,天还没有亮,就起来了。把家里的剩的白面拿出来,跟即将离村参加八路军的曹玉海擀了面条,家里唯的一个母鸡生得四个鸡蛋煮了。这一切做好后,她走到自己身后的有污痕土灰色木门边,一看:是阴天。她想了一下,觉得现在还早,就没有马上到曹玉海的屋里去把他喊醒。想到和自己生活了四年的兄弟,也想到四年前,自己的丈夫得病死了,自己把才16岁的曹玉海养大。
  哎,曹玉海才二十岁,他完全可以去吕楠县城干活,再攒一些钱,过两年就可以跟他在村里,和其他村,找一个媳妇成亲,这样我就可以跟他哥哥交代了。曹玉海的嫂子站在门边不由自主地想到:哎!他现在要去当八路军了,好是好,这样他就在部队上生活打仗。可是,当八路军容易死人,这怎么办,谁知道以后又怎样?哎!想到这里。他嫂子多么的遗憾,心情又喜又忧。不由得非常重地叹了口长气。她把身子就微靠在土灰色陈旧的门上,看着:门口边用石块砌成褐土色围墙,和没有打开的旧院门墙外,挨近土墙边的对面村民的一点灰色茅草房房顶的一点视角。和在围墙西侧尾的一颗早已掉光叶子向灰白色天空伸展开来的光秃秃的树子。
  看到这,就想到和生活一起的心肠好的曹玉海。她心里叹息,因为,她一直把曹玉海当自己的兄弟。在过不久,他就走了,去当八路军去了,她是多么的舍不得。各种担心和别的事,使她不想喊曹玉海起来。后来,她还是喊曹玉海起来、吃饭,在跟他收拾一下,到了早上八点半,村里要去当八路军的十五个青年,在村长的带领下,到了村边的过道上。
  这时,他嫂子把他送到身后左侧边是一色过去的,在有七八颗发白的树干后,有灰色的瓦房侧墙,再过去的凸显在村路边的房子的围墙;或又再过去是高出院墙的灰色房子和看去是一条进村子的小巷道的两处房子相间的过道等的村边上。而在他的右手边村道的对面,就是从较远的村后到这边的白色的树干,呈发干而土黄色的光秃秃的树子直到他们这面村路的对面。1943年近二月的山东吕南县东店头村,空气中含着寒气,树草枯萎,在看似平静的村落,和它的土地,正在进行着严酷的抗日战争。
  “二娃,你都出来了!”李村长带着十五个东店头村的青年,从后面走来了。
  “是呀。”曹玉海回答。
  然后,她嫂子就看看自己的兄弟,把他的肩上发皱的土灰布衣服牵了牵,十年了,自从她和曹玉海的大哥结婚,那时曹玉海才十岁,父母亲死了,就跟哥嫂在一起,
  而此刻,他要走了,跟自己的弟弟一样,就走了。他嫂子非常的牵挂!
  李村长看见他嫂子舍不得说:“玉才嫂,你不要担心,玉海去当八路军是光荣的事。”
  “我知道。”
  “我知道,玉才死了后,就对曹玉海好,跟他的妈一样,心疼他。哎,曹玉海长大了,他该奔前程了,你就让他到部队上去,好好出息个人,几年后打倒了日本鬼子,他再回来,多光荣的。”李村长笑呵呵说。
  “曹玉海对他嫂子说:“嫂子,自我爹娘死了后,是你和我哥把我养大,我知道,你心疼我,我以后会回来看你的。”
  直到曹玉海说了后,他嫂子才稍好些,说:
  “二娃,你到了部队上,好好干!要听领导的话,和战士们多打鬼子,要小心!”
  曹玉海动情地说:“嫂子,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等打败了小鬼子,我就回来看你。”
  这时他嫂子看着马上离去的曹玉海。说:
  “你一定要小心!”
  “嫂子,我知道。”
  “你放心吧,他嫂子,部队上官兵都多好的,他们会照顾好二娃的。”李村长说,要让曹玉海的嫂子放心。
  “好,我们就走了。”村长说。
  “嗯!”
  然后,曹玉海和十五村里的青年走了,一会就出村子,向一条村外远远的土路走去,上了山地,就不见了……
  看到他们走了,他嫂子还是看着,直到曹玉海他们和李村长消失在村外远处的平缓的山地上。已经走了的曹玉海,他将会过上一种动荡的八路军的战斗生活,他当然会勇敢打击日本鬼子,以后是怎样情形呢?他又会有怎样的事呢?……
  
  【责任编辑;梦红尘】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中国军人曹玉海(一)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52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