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县和台儿庄 第一章向山西战场进发的川军 - 历史军事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藤县和台儿庄 第一章向山西战场进发的川军

桦林边缘的空间 作者:桦林边缘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6-09-02 11:36:58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1937年底,在华北和华中的日本侵略者意图实行南北并进,占领华北战略要地一一一山东徐州。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日军想由此一举,攻入中国内地,恶毒地由东到西逐步占领中国所有土地,实现在短期内,灭亡全中国的罪恶图谋。1938年初,处于北线日军有东西两路军:日军师团长板垣征四郎负责东路。他正由山东潍县向南前进目的地是一一一临沂;西路日军的矶谷师团的赖谷支队沿津浦路往南,要进攻山东藤县。他们最终的战略意图是合攻徐州。行事风格非常敏感和快的日军部队已经往南向山东藤县和临沂进发了。  

……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初,在山西的山里,此时是初冬。在非常萧索的四周呈褐土色的荒山里,山上的树子已经变黄了,斜斜的山坡上是一片枯黄带点绿的叶草。山野里非常的清静,到处都是满含着初冬气息。今天天气不错,还有些蓝天,天空上通一色是洁净的蓝空,没有一丝白云。这时,在一条山区的土路上,走来一支穿着草鞋,身着蓝灰色军衣,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有穿长裤或短裤的中国军队,它就是川军二十二集团军41军124师某一团。  

团部文书何宏,22岁,是团部唯一读过大学的军人。他带着一副眼镜,非常斯文,只有一米六,他和自己团长胡耀东等走到后面些。他前面分别是一团一营的一连、二连等连队;当然,在这条路上,每隔多天,就有二十二集团军多个部队向山西抗日战场前进。  

大约走到了天将黄昏。川军124师一团团长胡耀东看到天要黑了,就对团部通讯员杨国有说:  

“杨国有,你马上到前面,通知张连长、肖连长就地宿营。还有让张连长到前面两百米的地带查看一下。”  

“是团长。”然后,通讯员杨国有就往前向正在带着队伍前进的一营一连连长张松的一连跑去。同样,接到团长命令的另一个通讯员向后面的一些部队跑去,传达自己团长宿营指示。长得瘦而矮些的杨国有较快跑到队伍前面,这时,正和自己叶营长走在一起的长得是中等身材,一米七,长脸,黑黑眉毛,一双大眼睛,非常的炯炯有神,方正的鼻翼,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穿着长裤和草鞋,非常英俊的,27岁的川军一连连长张松。他身旁是32岁,长得要敦实、剽悍的一营长叶俊江。看到通讯员杨国有较快地跑到两人侧边就站住,然后身后的战士也站住。  

“叶营长,张连长,团长喊你们在这里宿营。‘’  

“要的(四川话:行)”  

“还有,团长喊派人到前面二百米处进行查看。”杨国有继续说。  

“要的。”张连长说,就侧脸,对叶营长说:“老叶,我带几个人到前面查看一下。”  

“可以。”叶营长表示同意。  

然后,张连长回脸对站在队伍后面些的一排排长胡强26岁喊道:“一排长!”  

在队伍后面些站在一排旁边的,长得比张连长还高些,方脸,大脑袋,身子壮实要魁梧些的川军一排长胡强跑到前面来。“营长,连长,什么事?”  

“胡强,跟我到到前面去查看一下。”张连长说。  

“要的。”一排长胡强回答,就马上回脸:“一班长,刘长安走。”然后被喊的两人从站住的战士们的队列里走出,快步走上来和自己连长、排长往前面走去。  

已经走累了的张连长和一排长胡强、一班长胡显声,四川宜宾人、战士刘长安到处于天黑前的前边静静的土路上查看一遍没有什么异常。就返回来,向叶营长汇报;叶营长然后到团长那里报告了这一情况。后来这支川军124师一团就在山地上宿营。造晚饭吃。到了晚上,由于走了一天的山路,有很多战士就睡了。团部文书何宏睡了一个多小时就醒来了,就睡不着了,在帐篷边的土堆上坐下,想事。  

这时,一连长张松的一排二班有一个矮壮、圆脸,22岁战士刘有德走了过来,他看到在路边矮坡上搭的团部帐篷,还有帐篷里的红亮亮马灯光照到矮坡边,也看到了有官兵在门口边走来走去,又看到了马灯那红红的光照到坐在门口边土堆上的何宏紧系宽皮带的腰背上。就走上前来:“何文书!”  

“是你。”  

“团长他们在忙吗?”刘有德问。  

“是啊。不像我们说休息就休息。”  

“团长他们也累。”  

然后,杨有德又说:  

“明天、后天我们就到太原了。我想,我们就到了抗日战场了。”  

“我是羡慕呀!”何宏说。  

“什么?”  

“你们士兵还可以上战场打鬼子。”  

“你的文书工作也重要。”  

“哎。”  

然后两战士就在门边被马灯红红的灯光照得微亮的土堆上坐着继续聊。  

……  

在临时团部的帐篷里,团长胡耀东和参谋长坐在空弹药箱上,一副标准军人身材的胡团长皱着他清黑眉毛,林参谋长问他:“团长,你怎么这样忧心?”  

“你是晓得的,我们这支川军自九月从川出发,走了两个月,现在是十一月初了,我们每一个士兵、军官身着这样单薄的军服在冬天里,该怎么过……”  

“邓(邓锡候)司令不是已经向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要求提供我们给养吗?”  

“你看,这都到山西已经二十多天了,二战区也没有跟我们川军什么补给呀!”  

“哎呀……”林参谋长非常迷糊一开口就闭上嘴。  

“你看他阎锡山是要帮我们的样子吗?”胡团长持怀疑口气说。  

“团长……”林参谋也情绪迷惑。  

“我只是忧心,这冬天是一天比一天冷了,我们的川军官兵怎么受得了!”胡团长满脸忧愁地咕噜道。  

两人就在那里沉默了。毫无疑问,在越来越冷的冬天里,穿着这样少,怎样打仗?怎样和日本鬼子拼呢?打仗川军是不怕的,他们正等着好好教训日本鬼子……  

……  

团部文书何宏和战士小杨聊了很一会。两人闲走到队伍前面,看到在路边上,多处在黑莹莹的夜色里,火红色的篝火旁,坐着多个被积极往夜空上蹿起的火而被火映得紫铜色的脸的战士,以及挨着在聊谈的战士而睡着在地上的一些战士的视角。他俩看到了张连长和一排长胡强。  

团部文书何宏招呼他俩:  

“张连长!胡排长!”  

两个人就侧脸过来,看到是:何宏和小杨。  

胡排长问:“文书,你来干什么?”  

“胡排长,我们和小杨到处看看。”  

“小杨,你怎么跑到团部去了。”长得矮壮的一排副排长24岁的周开文问。  

“副排长,大家睡了,我睡不着,就跑去找文书聊聊。”  

“张连长,胡排长,你们怎么不睡?”何宏问。  

“睡不睡不要紧。连里的事也多。”被火光映的一个长脸发亮,紧系在张连长肚皮正中的宽皮带的皮带扣环也映得亮晃晃的,一排长胡强也是。  

“连长,我们都到山西了,看来离战场不远了!”小杨说。他和自己厚道的张连长亲近,说话也不分外。  

“是呀。”  

“看来,要快了。”  

“就在这四五天。”胡排长说。  

……  

他们就这样聊了很一会。何宏觉得这样够了,因为,战士们走了一整天了,该休息了。就说:“张连长,胡排长,天晚了,你们还是早点睡吧,我回团部了。”  

“那好吧。”  

然后,何宏就离开了他们,向后边的团部走去。后来,他在团部的帐篷里睡觉,可能是刚才和张连长他们聊了天有些兴奋还睡不着;他就仰看着自己身旁上些的一个布方窗子外那一片柔黑寂静的夜空。想到过了几天,就到了山西战场,想到了日本鬼子,他就憎恨!他想自己一定要挑选点机会,打击日本鬼子。渐渐地他慢慢地睡着了。  

一连长张松看到团部文书何宏走了。想到明天一早还要往前方战场进发。就说:“一排长,小杨,早点睡吧。”  

“是,连长。”  

然后,两人去睡了。  

【责任编辑:冰山雪雁】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藤县和台儿庄 第一章向山西战场进发的川军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34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