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的色调 - 抒情散文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晚秋的色调

润物无声的空间 作者:润物无声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5-10-29 16:17:06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远寺的钟声惊醒了残夜,击碎了晚秋。
  
  朦胧中剥去缥缈的外衣,清晰浑厚,混响苍凉。推开窗,不见香烟缭绕,缕缕馨香,轻盈而至,又飘然扫过。夜幕里,古寺深隐,寂寞幽居的洪钟,荡开沉寂,向远天,诉说星移斗转,展播沧海桑田。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深邃沉重的钟鸣,裹着神秘,捣碎时光。月初月圆,千载万世,沧沧凉凉,同音回响,警醒世间名利客,召唤苦海迷路人,一声声,霜夜凝寒,浸入邈远,洒向苍茫。
  
  今晨古寺的钟声,把昨夜的圆月推向空中。月下望月,空明澄澈,透明的月色送来辉煌的暖意,在清寂的时光里,竟不忍心承认已是晚秋。月亮是专为古寺的钟声而圆的,一如每一个月圆之夜。
  
  晚秋是何种色调?月下秋心向何处?纵使秋心两半,秋情亦向暖。
  
  晚秋的黎明,窗前没有风,天上仅剩的一颗星怔怔地看过来,远天深暗的色调中,一道儿惨白,一道暗红,昏暗的影子里,鸡叫狗叫渐渐连成片,抱成一团,远山在渐明不明的暗色里涌向天边。我知道寺庙就在不远处隐着,隐者隐在黑暗里,但黑暗隐不住隐者。
  
  天明了,窗下梧桐,静默在秋空下,灰褐色的枝干瘦弱不堪,叠翠的叶子褪尽了,浓荫和滴翠的鸟鸣,退向另一个世界。远方,两棵树干高大,造型奇特的风景树,秋空下举起金黄的秋叶,摆出姿势定影后,删繁就简,嶙峋的枝干,不是沉寂残秋,不是苦迎寒风,而是沉醉秋后,萌动春夏季绿荫四盖,如诗如画引以为骄傲的恬梦。苍凉的晚秋里,只有身旁的柳,色泽清新一如春深,一如盛夏,一树青翠,晨风里飘飘荡荡,神情泰然,姿容华贵,尽显不变的青翠气质,洒脱典雅,舞着繁华,笑看凋零,悠然视秋霜如春风。
  
  很难说晚秋是什么颜色。
  
  但是,晚秋无疑是诗意的。
  
  晚秋在王实甫的《西厢记》里,“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多姿多彩的秋色,红黄蓝色彩纷呈,明丽夺目,却禁不住西风北雁的渲染,末句掩不住,落笔直点,洒泪悲秋。
  
  晚秋在马致远的《秋思》里,枯藤老树昏鸦,是种玉碎的凋零,断肠人在天涯,把归而不得的羁旅之思,漂泊无依的劳顿之苦,推向极致。
  
  晚秋在林黛玉的《秋窗风雨夕》里,“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秋凉。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续。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挑泪烛。”寄人篱下,感慨良多,身世飘零,秋情浸染,不堪一袭。
  
  季节变迁,天渐寒凉,风起了,叶落了,草枯了,惨淡是深秋本色,时令自然。秋本无凄凉,自然景观,诱发人的愁绪,是心凄凉。多情自古伤离恨,蝶舞春秋心使然,哀愁和怅惘,在草木荣枯中跌宕起伏。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晚秋的诗意充斥着凄清冷意。“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只有刘禹锡的《秋词》,一改萧条寂寥,不言失意悲观,春意萌生、欣欣向荣,在秋日晴空中,排云直上,矫健凌厉,奋发有为,大展鸿图。两者相比,似乎刘禹锡能抛开遭遇和处境,高昂向上,其实,实难褒贬,脱不开个人得失,终归于以物喜以己悲的范畴,无对无错,晚秋的色调,情绪使然,真正不受心绪左右,只有到晨钟暮鼓里探寻。
  
  那毕竟不是我的诗。
  
  但是,站在晚秋里,我逃不脱其中的诗行。
  
  离开家,秋天是夕阳的色彩。追赶落日,路伸向远方,树木成行,树影参差,一束束斜阳从落叶后稀疏的枝桠间钻出来,轻柔地抚摸面庞。路旁,收割后的田野送来泥土的芬芳,小路伸向村庄,温暖柔和的夕阳里,能看到炊烟袅袅飞升,能嗅到晚饭的味道。是不是?车子爬过一道山脊,眼前就是家?
  
  离开家,秋天是金黄的。我可以看月亮,想母亲,为思念写下沉醉含泪的诗行:东篱素雅的菊香,/氤氲出一轮满月,/祝福被描摹得浑圆金黄,/遥望是一盏香茗的味道,/牵成秋水长风,/把乡思惹得,/清幽绵长。/我醉倒他乡,/他乡落满秋霜,/醉我成一树红枫模样,/秋声飞成一字长天,/原谅我不随雁阵走,/我的月亮在北,/鸿雁向南。/寻望我的北方,/风清云淡林影参差,/明月平静地升起,/皎皎清辉,/映出母亲慈爱的面庞,/温暖的记忆,/洒在我思恋的心上。/可是今夜,/圆月残缺了我的向往,/是不是,/为盈满你的空濛,/就掠走我慈祥的亲娘?/恨恨的月亮/,淡淡的月华漫过,/流淌成殇。
  
  离开家,秋天是海蓝的颜色。一望无际湛蓝高远的秋季清空,是我眸子里清澈不见底的湖水,天空落不到地上,我眼眸里的湖水在眼眶里涌动。淌出来,就惊扰了幽静,决堤的声音不是美声,淌出来,秋天就不是海蓝的颜色了。
  
  假如,我能看到十七岁以前的圆月亮,我就能找到丢失的童话。
  
  那时候,晚秋是惨白的。父亲一脚把我踢进学校,那是因为轮到我上学年龄,我左右躲闪。秋后,田埂上飘着一面红旗,手推车骡马车铁锹镐头手套围巾齐上阵,修梯田,轰轰烈烈大会战。惨白的玉米秸搭成指挥部,也是文娱宣传舞台,晚秋光秃秃的原野里刺眼耸立。我第一次登台,左右舞弄手里竹竿。动作脱胎于孙悟空舞动金箍棒,假孙悟空精心指导,左右摇摆几天后,全校浩浩荡荡开进田野。胆怯地排队上场,在骄傲和紧张中,降妖除魔变成田间竹竿慰问,教育和生产劳动有机结合。乡村秋后的舞台,红领巾离开教室,染红了惨白的原野。
  
  那时候,晚秋是碧绿的。碧绿是白菜的颜色,白菜最后走进家门,只有它不怕秋风,不怕霜寒,在晚秋的惨淡里,精神抖擞,耀眼的绿色装点了寒意的晚秋。剁去老根,减掉老叶,母亲把收拾干净的白菜在院中晾晒,农家院生动喜人。风干了多余的水分,母亲烧一锅清水,反复烫洗后,一颗颗捞出,沥干水滴,装缸摁实,上面用石头压住,积成酸菜,备足全家过冬的菜肴。冷热交替,干一把湿一把,无情的秋风,如刺如刀,刺破割裂她的手指,越来越冷的天气,手指上裂开的一道道口子,很难愈合,不小心碰一下,嘶一声倒吸一口凉气,疼痛苦得母亲嘴角变了形。
  
  那时候,晚秋是红色的。站在泛红的山脊上,硬朗的山风尽显山的习性。坚硬的山枣树裸露在山崖,红红的山枣在晚秋的风里充满诱惑地招手。在松林的缝隙,闪动我的影子,舞动镰刀,砍下榛柴,劳累里充实着惬意。秋后的柴薪,叶落稀疏,结结实实打成捆,无需提心吊胆小心翼翼负重下山,手一松,成捆的榛柴翻滚着冲向山谷。“秋气集南涧,独游亭午时。回风一萧瑟,林影久参差。”我不是游人,我是家乡秋天的一部分,站在少年的山脊上,饱食山林秋风秋色。
  
  我背上书包走向远方。在异乡的床铺上,想家的滋味落在纸上。再次扑进家门,我站在地上,母亲坐在炕上,她热切地望着我,口中喃喃道:你在信里说,儿行千里母担忧、、、、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是重复我的信,还是倾诉自己的心声?
  
  妈,你在那边还好吗?
  
  站在晚秋里,遥想母亲当年的神态举动,我不住地含泪问秋天,眸子里深深的湖水,奔腾涌动,我知道,秋天已不是海蓝的颜色了。
  
  秋天能把人拽得很远。月亮在我心里只圆了十七年,家就改成故乡,故乡是回不去的,秋天的色彩印在上面,比黄叶黄,比红叶红,久陈不去,越沉淀越清晰,越沉积越绚丽。在充满离愁的季节,异地的月也明,但不是故乡明月,故乡,我的梦在那里,就像小狗投进家门,才能舒心放心坦然地摇尾,就像鸡站上墙头,风里知道往自家院里飞。那方天空下,梦的领地是圆的,灵魂的窝儿是亮的。
  
  晚秋是冷寂的,晚秋又是煦暖的,晚秋的色调,冷暖相间,秋心拆两半,秋情向暖。
  
  【责任编辑:梦红尘】

相关美文阅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晚秋的色调的感言

随机推荐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53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