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水,依然流淌(5):一袭流水心萦回,母慈姊善亲相慰 - 抒情散文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那些水,依然流淌(5):一袭流水心萦回,母慈姊善亲相慰

润物无声的空间 作者:润物无声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7-03-09 19:59:54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编者按:真实的情感,是写作最好的源泉。水贯穿始终,流露的是作者对童年记忆满满的流恋。那些水,那些人,还在,只是年轮已增了一圈。诚面过往,不负此生,方是年华最美的模样。【责任编辑:离岛晴空】



一眼清泉,一袭水流,一泓平湖。有一种水,是上善若水。

                                                         ——题记

1.

一条清溪,穿林而过,一线水流,一路欢歌,从沟底向村外,阳光映照流水,也映亮我。
     
座落在镇北的中学,面朝一线公路,背靠绵延的群山,陌生感使我心里空落落的。只有途中的河水,与我格外亲近。

走大路,过邻村小学房后一条河。水不深,河面很宽,水上没有桥,一行高低不平的石头一字摆开,参差错落间隔到对岸。人到水边,犹豫徘徊片刻,望一眼对岸,脚尖儿点上石头,随即手舞足蹈。手脚相随身形飘逸灵活,脚面滴水不沾,若紧张胆怯不能沉稳,身随心动,摇摇摆摆走不到河中间,劈劈啪啪水里胡乱跑跳,如果不是冬天,落了水,湿了鞋和裤脚,岸边嘻嘻哈哈一串浅笑。

夏季放学,暴雨过后,人被挡在北岸。洪水季节,爸常走出村子,到邻村的河边接我。咆哮的洪水,卷着岸边淤柴,压过人的嘈杂声。水退得很慢,看天色向晚,性子急的,高高地挽起裤腿,大着胆向河里走,没几步,被湍急浑浊的水流逼回,狼狈地向后退。对岸,爸扶着铁锹,穿着水鞋耐心等水退,还不住地高喊:千万别过来!
     我常走小路,小路近许多。

穿过一村,向着树林茂密处,到河边,一直沿河上走,过河后上一条长长的河堤,堤坝尽头是公路。河堤两侧,一侧是河水,沿河绵延高大的杨柳,一侧是开阔沼泽,水浅草茂,中间有个鱼塘。夏季,人在堤上走,一望碧绿,惹人留恋。冬季疾走,长长的河堤上,脚下不觉半点寒冷,呼出的气息却在嘴边在眼眶眉际结成白霜,当路北的山尖擦上一抹阳光,遥远的暖意,反使我心生寒凉,胸口猛烈地跳,迟到,一路小跑。

上学途中,不敢稍作停留。放学回来,常常恋在水边。夏秋时节,看鱼捉鱼,鱼很小,闪闪发光,游动灵活。河里,沼泽地的水草里,阳光下闪亮灵活的小鱼,随处可见。捞上鱼,并不一定拿回家,有时,水边挖个小坑坑,鱼放里面,完全是种乐趣。鱼很多水很浅,踩出一个脚窝窝,渗出水,第二天再来看,说不定里面就有小鱼在游动。书包挂上树桠,脱掉鞋,趟着水,树缝间躲躲猛烈的阳光,大片草地上随意走动,放松而惬意。傍晚凉爽了,起身离开,走三四里路,即使一个人,一点也不必慌张。

炎热的午间,时常从学校逃出,奔着鱼塘。鱼塘边聚集许多男同学,水里人头攒动。水塘边转转,便急不可耐扔掉衣服,痛痛快快跳下水,水不深,没不过人。

放晚学回来,脚步放缓,过水驻足。踏进炊烟袅袅的村子,晚饭后,静心与书本相伴。 

寒冷的冬夜,守在屋内,靠近柜边稳稳坐住,一家人沉沉入睡,我静心安然阅读静夜之美。甜美的鼾声里,妈从枕上仰起头长时注视我,还不睡呀?软软的声音,极像温柔的水流。在窸窣的翻身声中,爸对着亮起的灯光,生硬地喊我,快睡觉吧,多冷啊!我低声迎着,执着地让寒夜温暖的灯光在心中亮着。

弯弯的小路,满径的花草,乡村嬉戏着我的纯真;款款的流水,袅袅的炊烟,里面住满温暖的记忆。

2.

妈顶着寒星做饭,满屋炊烟时,狠狠心叫醒我。初上中学,我十三岁,离家十二里,每天徒步往返,妈不能像没有学生的人家每天能睡个好觉,星月里早早起来。我匆匆吃早饭,妈装好我午间的饭盒,天蒙蒙放亮,抽身便走,姐得空就送我一程。

偶尔稍晚些盛好的饭热腾腾端在眼前,我拎起书包头也不回。忙了一大早,苦心落了空,妈喊着我的名字从炊烟里追出来,立在庭院,手足无措,无奈的眼神,慌乱地追逐着不肯放开,呆立在房舍外,像做错了事,久久不肯回屋,长时间茫然无依这样的清晨,天地苍茫。我呢?不顾妈的呼喊,固执地朝外走,粗暴地践踏着炊烟里的善良。妈呢?我饿着肚子离家,她眼睁睁看着,舍不得怪怨我,一个人满含歉疚内心凄冷,我每迈一步,一定是揪着妈的心。现在想来,年少的无知和轻狂,害得妈凭空添了多少沉重啊!

出村向北,空无一人,一条路清冷地向远处延伸,两侧田野空荡荡灰濛濛,田野尽头,黑乎乎的树木愣头愣脑地立在远处沟畔。走在田间,学校离我遥远,晨光溜得太急,害怕第一遍上课铃坐不到课桌前,心弦绷得紧紧的,一刻不敢放缓 

姐把死沉死沉的书包交给我,站定不动,嘱我小心。村庄在静默中还没醒来,山峦模糊成黝黑黝黑的一道影子,霜白的清晨,四野苍茫。我斜背沉甸甸的书包,手提饭盒,走几步,再回头,原地不动的姐,像妈一样站定望着我,她举到额前的手,不知是向我示意,还是举手抹眼泪儿。

投射在上学路上,我很小,路很长,路上走着我和送我上学的姐。在空旷的原野压迫下,姐也不高,空寂的土路衬托着,姐也单薄。就是这样的早晨,我和不高又单薄的姐,从星月当空走向一地鸡鸣,从黑色的乡间走近幽蓝的炊烟,我看见姐送我的身影,却看不见藏在衣襟里姐怜惜疼爱的心,看不见乡路一样柔软绵长的姐的情怀。
      3.

有父母荫蔽,谁都无法长大,有姐姐依靠,谁都不愿长大。长大了,烦恼来了,快乐就抓不住了。

初二那年的秋冬时节,一个午间,我穿着姐穿过的蓝上衣,衣角袖口早已磨出毛边,却洗得干净,天已渐冷,我孤寂地走出空阔的校园,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游荡,在镇上的供销社,隔着很远的距离,在卖花布的柜台外,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我姐。

是曾经贴在我耳际轻声细语的姐吗?是讲草原小英雄让我不打扰她写字的姐吗?是掀动文具盒气得杏眼圆圆的姐吗?是站在我身后悄悄看着我做题的姐吗?是让我念书她不念早早下地劳动的姐吗?是送我上学不肯回家的姐吗?一缕缕暖暖的阳光朗照着瑟缩的我,一串串记忆涌上来,一个个片段在飞舞。

我忽然望见,童年里,我和姐踩着石头过河买年画,清亮的流水声真好听,像细语,像笑声,鲜艳的年画挂满屋,从空中垂下来,映得我眼花缭乱。我还望见,姐牵着我的手,沿另一条河走,一队拉练的军人涉水而过,高扬的马蹄把河水溅上天,负重的马匹喘着粗气,马身湿透,长长的队伍从眼前从身边一闪而过,河水透明,他年的落叶,落叶间游鱼,清晰在水流中,天还是那么蓝,沿河还是那么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长长的河道里走着姐和我,如梦如幻。

童年的记忆总是挥之不去。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说:童年原是一生最美妙的阶段,那时的孩子是一朵花,也是一颗果子,是一片懵懵懂懂的聪明,一种永远不息的活动,一股强烈的欲望。”于我,童年不只是新奇和稚气,童年更裹着无可替代的亲情,亲情洋溢的暖,让任何冷意都无法靠近。

姐长大了。

那年冬天,漂亮的姐出嫁了。姐走的并不远,就在邻村河对岸。妈说,姐不念书就帮着家里劳动,怎么一下子就长大要走了呢?流水一样的日子妈看得清清楚楚,可一下把姐从妈身旁掠走是摘妈的心。姐结婚那天,家里热热闹闹,妈躲开众人,一个人孤零零站到房子后面,喜庆的日子,妈还是难过了,妈不愿让旁人看见,偷偷抹眼泪,偷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望一眼头顶的天空,天空太空了,把我的心也掏空了。我再也不能天天见到姐了,我再也不能时时依靠姐了,我成了家里的大人了,可我实在还没准备啊。

蝴蝶还在田野飞着,沟底的泉水依旧冒着水泡,冬天的雪花依旧落满窗台。

 4.

世间的水,源自我的乡村。一眼泉,汩汩成溪,涓涓细流,越淌越远,越淌越宽。那清澈的泉,明亮着我的双眼,赤足趟着水,水引着我走远。我点点滴滴童年少年的记忆,是村子大沟的那眼清泉给的,那是生命最初的源泉。父母,姐姐,乡亲,老师和学友,都是水,是最好的水。不是吗?水一样甘甜,滋养饥渴的我,水一样清澈,明净污浊的我。泉边,回荡着我生命里最初的喘息,叠印着我深深浅浅的脚印。某一天我恍然明白,浮云任东西飘飘揺揺终会随风而散,惟有印在那里的一切,是我生命里最珍贵最难舍最永恒的好时光。

如今,乡间的水不见了。但我能看得见,那些水,那些无比澄澈的水,依然流淌着,虽然我的双足现在踏不到水里去,但我觉得,我的双足从来就没从我的水中抽离。

水去了哪里?

我在锦州花鸟鱼玉石市场看到了,我在凌海紫荆垂钓园看到了,我在沈阳师范大学图书馆里看到了… … 水搬进城,住进屋,矜持有了,灵性没了,水进了城,被圈养,鱼在有限的空间,被迫自由。从前我不花钱走进水,现在一道门把我拦在水外。从前我和自然融为一体,人在画中游,现在我拘谨地站在边上看人作画。从前我脱不开流水脱不开草地脱不开大片湿润的沼泽,现在我随着拥挤的人流刻意挤向那一丁点儿人为的绿地。离开了乡村,水不是水,鱼不是鱼,我还是我吗? 

但我相信,那走失的水,一定不是我们村里的水!

我的水,在乡间玩着,洒脱舒放,任性活泼,与山与土与石与树合为一体。我的水,融进我的心间,灌溉着我的心田,滋养我生命的水流,我时时望得见,那美妙的流水清音,喊着我的乳名,时时都在把我召唤。

 诗说:

                                一袭流水心萦回,母慈姊善亲相慰。

                                浓墨蘸尽故乡水,难写相思千行泪。



    

     

相关美文阅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那些水,依然流淌(5):一袭流水心萦回,母慈姊善亲相慰 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53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