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水,依然流淌(3):学堂春草染新绿,流水乡音濯我心 - 抒情散文 - 亚虎娱乐_亚虎娱乐官网_www.yahu888.com【唯一授权】
【枫尘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cwzww.com】枫尘文学群:276270765 关注公众号:fc99300
亚虎娱乐

那些水,依然流淌(3):学堂春草染新绿,流水乡音濯我心

润物无声的空间 作者:润物无声 [ 我的文集 ] [ QQ空间 ] 在会员中心“个人资料”填写QQ即显空间链接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 时间:2017-03-09 14:06:38 阅读: 0次   投稿   点评  

一眼清泉,一袭水流,一泓平湖。有一种水,是上善若水。

                                                                                              ——题记

乡村的夏夜,静寂而神秘。仰望星天,星汉灿烂,无际的云海星河,漫卷而至。夜空下的我,侧耳凝神,响亮的流水声从头顶滚滚而过。天河!

遥远的星空,一定是被我虔诚的童心打动,为了圆我执着的痴念,上天赐予我一条河。一条河,温暖滋养我,一条河,洗濯洁净我,一条河,痴念迷恋我。那些撒播在头顶摇头晃脑的星星,是否就是晶莹明媚的水滴?乡村灿烂明亮的清泉,是否就是天上溅下的一颗?

我从坝顶飘过。坝内是澄碧的悠悠流水,坝外是平展青碧的菜畦,水坝尽头,屋舍参差错落,绿树掩映下,幽静的乡村,偶尔划过一声婉转的鸡鸣,引来一串儿高亢的毛驴鸣叫声。乡村放逐的童年,清纯恬美,任性安然。

姐踏着炊烟放学归来,窄窄的窗台摊开书,掀动文具盒写作业。我缠住姐不放。姐讲草原小姐妹,暴风雪在我眼前飞扬,龙梅和玉荣被凶猛的风雪裹住,风雪冲散的羊群,草原上不知东南西北。讲欧阳海拦惊马,我听到驶近的火车急促的汽笛,一匹马狂怒地立起身嘶叫着。我赖着不走,忍不住偷偷翻动姐的书。生气的姐一把夺过,文具盒拍得啪啪响,双眼瞪得杏子圆,两腮鼓起,歪着头,眼神尖利成电光,斜着扫过我的脸。姐拿无赖的我没法,假意嗔怒后和颜悦色读书。母亲在外屋掀动锅盖,缕缕饭香飘来。我跟着姐重复:建平县,山连山,老河沿涯多平原,面积足有六百六,耕种土地三百三… …

向往和融进绝对是两个概念。我那么喜欢姐的书,待到我上学,偏偏不肯去。爸一个巴掌送过来,子不教,父之过,嘴上不说,用抢圆的手掌说:哪能不念书!从没动过手的爸毅然决然打了我,爸一生就打过我这一次。

从坝西走过,上了坝东缓坡,折向北,出现学校。学校在村子最北端,一名老师,三间平房,四围空空荡荡。第一天上学,握笔写字,我的左撇子,生生被老师扭换成不灵活的右手。放学回家,熬到半夜,小方格里写满了数字,盼天明,急着拿给老师看。老师的眼神,明媚得像坝东升起的太阳。受表扬,感觉真甜!欣赏,让人快乐,让人自信,让人向上。

下课后,老师和我们一起游戏,最好的活动是踢皮球。房西侧是一大片空地,秋后的田野,坦荡无垠。老师一脚踢飞一只皮球,所有的孩子拉开架势拼命追,那天,我抱着球往回跑,身后扬尘遮了半边天。

房后是禁地。本来内心像平缓的水流,当流水遇到水下石子阻挡,好奇心便打着旋泛起波浪。课间,一拍即合,背着老师偷偷溜走。又深又长的沟叉,一条小道,弯弯曲曲,紧贴高低不平的土崖,悠悠长长的小路向下延伸,幽深的庄稼遮掩着,静得让人害怕,山重水复时,前方豁然开朗,一条更深更宽的大沟,树木幽深,杨柳间,水流明亮。

上课时,没有钟声,哨为号令,一串急促高亢的哨音划过,老师已站到靠门口的黑板前,孩子们从房前屋后飞进门,落座后挺直身子,目光炯炯,不不出半点声响,虔诚注示着老师,等待上淉。

最初的两年,是最好的启蒙期,记忆如晨露一般,晶莹亮丽。考试时的无比紧张,交卷后的踏实坦然,独立思考释疑的惊喜,手捧作业近前请教的谦恭,当小老师解答的激动自豪,洒扫教室的责任和承担,课堂里心静如水专注认真,课下的自由活跃,都是村北那三间教室给的。老师从没打过我,也从没罚过站。一个乡村顽童转变成读书识字的孩子,多么新鲜,多么充实,多么快乐!一个教室一名老师的村北小学,让我多么留恋,多么怀念!

小学三年级时,我开始到邻村上学。学校东侧是一道很长的缓坡,坡下一条河,课堂安静时,哗哗哗灵动的流水声,送来悦耳的天籁。第一堂语文课,一位高个凹脸音调特别的男老师,转身写下一道文题:反击右倾翻案风。台下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面面相觑,我写不出一个字,内心空空落落。老师叹息着,搓着手课桌间踱来踱去。流水声是那么难听。我在村北小学,写学雷锋做好事的作文,全班最拿手,甚至下篇人物都能提前定好:小明,小华,小山,小丽… …  如今呢,像游在水塘里够不到水底,茫然无助,内心空得要命。女生悄悄小动作,课桌缝隙,偷偷摆弄装着半瓶清水的透明玻璃瓶,瓶里闪光的小鱼灵动摇摆,瓶口插一截鲜嫩的水草。周围泛起嘁嘁喳喳低语声,渐渐听不到流水声。熬到下课,抢着去河边抬水。出校门,下缓坡,眼前一条宽阔的河。水桶扔在一边,沿河岸上下,逐流水看游鱼,流连在河边,生怕听到恼人的上课铃。不上课,才不回呢。

水坝之下,菜地北面的杨柳林直通村外。冬天上学,孩子们避开大路,从坝上冲下来,穿过菜畦,进入杨柳林。整装稍停,“沙场秋点兵”。大一点的孩子一声令下,放开冰车,浩浩荡荡开往邻村学校。落叶后的杨柳,举起手臂攀住蓝天,树间,洁白的冰面迎面扑来。大沟开阔,少有的激动振奋,霸占了乡村的冬天。

走上旱路,说笑着,脚步慢的跑几步,一眼不看邻村路边大人的目光,趾高气扬。身后有潺潺流水,前面是琅琅书声,孩子们是乡间诗意的剪影。真的以为通往学校的乡间路是专为我辟出的,真的以为我才是瞩目的焦点,真的以为自己就是飞来的天使最明艳的花儿。

姐从田野回家,贪婪的眼睛掉到我的书本里,看着我认真写字。我再仰脸时,一眼清泉,一袭水流,一泓平湖,目光如水的姐姐,悄悄离开。我停下作业,回眸,姐姐怜爱地笑,我也咧开嘴。我背起书包向前走,直到把姐姐逼到辍学,直到姐姐和爸一起为家里挣工分。姐那么愿意念书,她不念,我念。那么喜欢念书的姐,把念书的资格让给了我。

妈说,我是水命,天河水命。我在梦里,常梦见水。水势浩大,望不到边际,我站在窄窄的土埂上,深蓝深蓝的水将我包围,天空仿佛倒置下来。

诗说:

学堂春草染新绿,流水乡音濯我心。

频望故园童真处,铅华洗尽报春晖。


 

 

【责任编辑:冰山雪雁】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那些水,依然流淌(3):学堂春草染新绿,流水乡音濯我心的感言


最新投稿文章

给我们写信
亚虎娱乐
  •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编辑部 返回顶部
0.1617s